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編輯推薦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作者:李希華 白丁,59.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88發表時間:2020-03-18 15:11:33
摘要:提要:劇本展現的是農村當代生活,作者在社會動蕩,貧富變異的浪濤的下面,捕捉家庭生活,愛情生活這個特殊領域中渦流,而且,他觀照的重點并非是青年人初戀的激情,而是飽經滄桑的中年人在旋渦中心搏斗的情景,在他的意識中,不管生活是貧是富,不管文化層次是高是低,在這個特殊領域中,也潛藏著美好動人的東西。


   [趙鄉長上,邊走邊看一疊寫得密密麻麻地文字材料。
   趙鄉長:山柳,山柳!
   [孫大嘴如見救星,踉踉蹌蹌趕上前。
   孫大嘴(悲哀地)鄉長,你要給我做主呵―――
   [趙鄉長被孫大嘴突如其來的喊叫嚇得一跳。
   趙鄉長(意外地)你―――孫大嘴?你不是已經―――
   孫大嘴:趙鄉長!我是孫大嘴,我沒有死,我又回來了。
   [趙鄉長愣神許久才清醒過來。
   趙鄉長(大笑)哈哈哈!大嘴呵!不瞞你說,我還以為你是―――(忍不住又笑)哈哈哈。你活著回來好!我這典型更有說服力。你看山柳這思想多么高尚―――
   孫大嘴(緊接)高尚個屁!
   趙鄉長(出乎意料)哎,你怎么不知好歹呀?!
   孫大嘴(語無倫次)趙鄉長!我確實不知好歹―――我有眼無珠,不識真偽。我原來懷疑―――(慌忙改口)我對不起您呵,趙鄉長―――
   趙鄉長(不耐煩地)孫大嘴!你說什么呀?
   孫大嘴:趙鄉長!你聽我說呀:鄭山柳把我老婆拐走了!我要告他,您一定給我作主呵。
   趙鄉長(犯疑地)不會吧?
   鄭大嘴:您看這只木箱,花草的東西都帶走了。我家桃枝在車站看見的,她手拉瓜仔,身背大包袱,鄭山柳挎著她的胳膊。
   趙鄉長(有些惋惜地自言自語)這家伙,怎么是扶不起的豬大腸呢!(說著把那疊材料窩在手心里)我不該允諾他秋后,他當起真。人家還沒死呵,怎么就―――
   孫大嘴:趙鄉長,您看他多缺德―――
   趙鄉長(各打五十大板地)這事雙方都有責任嘛。當然,他不該拐走你老婆,這是違法行為。
   孫大嘴(來了勁頭)有您趙鄉長這話我好辦!
   趙鄉長:可是,話又說回來,我要問你:吳花草為什么要跟他走呢?群眾眼睛雪亮,領導眼睛雪亮,大伙都看得到嘛。(深表同情)二十年來,吳花草在你家過的什么日子呵?我說孫大嘴,一切后果是你自己造成的嘛!
   孫大嘴(死磨硬纏)趙鄉長呵!不管怎么說,您得給我想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您有辦法哩。
   趙鄉長(冷冷地)我有啥辦法喲?(看腕上手表)我還要開會!
   [趙鄉長揚長而去,下。
   [孫大嘴無奈地看著趙鄉長遠去。
   孫大嘴:真沒指望了?!
   楞頭:他說這話了,還指望誰呢?
   [楞頭挎起桃枝胳膊,泄氣地走進自己房間。
   [舞臺上只留下孫大嘴一人,眼巴巴地看著趙鄉長早已消失的背影。
   [切光。
  
   (四)
   [十年后的春天。在一座古老山鎮郊外澗灣邊桃園里,有間奇異的房子。墻壁和屋頂均用各種塑料布做成,五顏六色。一出門,便是蜿蜒流下的澗灣小河,河岸上下全是盛開的桃花。
   [瓜仔坐在小凳上,雙手托腮,心思重重。他已長成個頭,是位十六、七歲的英俊少年了。模樣很像鄭山柳。鄭山柳蒼老許多,他正在把空酒瓶兒、罐頭盒兒和廢塑料什么的往板車上裝,弄得“咣當,咣當”響。
   鄭山柳(嘻笑地)瓜仔,你又在想什么呢?
   瓜仔(冷冷地)我能想什么呢?
   鄭山柳(欣喜地)呵呵,我們的瓜仔長大了,學會考慮許多許多問題了。
   瓜仔:我真不該長大―――
   鄭山柳(一愣)為什么?(稍頓,看到桌上一張表格,辨認地)學籍登記表―――(念)孫瓜仔,男,十七歲,團員―――呵!家庭成員這欄空著―――(略思)瓜仔!你這么填寫:爸爸―――鄭山柳,過去種田,如今靠拾破爛為生―――
   瓜杍(真誠地)鄭伯呵!可我姓孫,您不是我的爸爸呀―――
   鄭山柳(一顫)呵!(稍頓,鎮定地)瓜仔,還記得你小時候跟我說的話嗎?你說要我做你的爸爸―――
   瓜仔(點頭)記得,可那是小時候,我現在長大了。我還記得,我說假如爸爸死了。可我爸爸還活著呢―――
   鄭山柳(語塞)這―――(沉默許久,突然千言萬語涌上心頭)瓜仔呵,你還是小孩子,世上好多好多事情,你還不懂―――
   瓜仔:我不是小孩子,我長大了,我念中學了,我知道好多好多事情。(像是要考考鄭山柳)鄭伯,您知道古河灣的來歷嗎?
   鄭山柳(搖頭)不知道。
   瓜仔(逞強地)可我知道,我學過歷史。老師說,這兒是新石器遺址。我上次在河灘里拾到的石塊不是給您看了嗎?那就是我們的老祖宗留下的。原始人頭腦簡單,看到這兒有水,背風,向陽,所以就地安營扎寨―――可見,我們住在這兒還是有道理的―――
   鄭山柳(痛苦地)呵!你小子翅膀硬了,有學問了。我和你媽頭腦簡單,看到這兒有水,背風,向陽,所以就―――(說不下去)
   瓜仔:我說的不對嗎?
   鄭山柳(激動)不對,你說的不對!
   瓜仔(不解地)那么你們為什么―――
   鄭山柳(情真地)我們為了你!我的孩子,我們的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你。
   瓜仔(嘲諷地)您們就是這樣為了我嗎?(回憶)記得上小學的時候,我們每次考試公布分數以后,老師發來要家長簽字,您就寫上自己名字,我拿到學校里,同學們問我:“瓜仔,你姓孫,爸爸怎么姓鄭呢?”他們說我沒有爸爸,我就跟他們打起來。以后我明白了―――在同學們面前抬不起頭。我的小伙伴們提出要到我家作客,我不敢答應人家―――
   鄭山柳(百感交集地)你別說了―――
   瓜仔(不服地)我偏說,我偏說!您們絕不是為我,絕不是―――
   鄭山柳(暴怒)你這個不講良心的東西!我打死你―――
   [鄭山柳脫鞋欲打,突然停住了。他愣愣地舉著鞋,動也不動,像影視上的定格。
   瓜仔(瞪一眼)哼!
   [瓜仔抓起書包,揚長而下。
   鄭山柳(長嘆)我是怎么啦?我是怎么啦?呵?!(哽咽地)瓜仔,我的瓜仔!你中午早點回來呵―――(慢慢坐下,沉思地)也許,他說得有道理。我們逃出十年了,為的什么呢?孩子說的對,絕不是為他。一天天,一天天東游西逛,為生存奔波。真是分外疲倦,疲倦―――
   [吳花草背一袋飲料盒兒“咣當咣當”地上。她也老了,渾身失去所有的光彩。
   吳花草:你要是覺得疲倦,你就睡吧。今天別出門了。(她倒出飲料盒,如獲至寶地數著)乖乖,他們真能喝!一桌酒席就這么多!三塊錢一盒兒,他們舍得。(回看鄭山柳)你睡著了嗎?別受涼呵!到床上躺著吧。
   鄭山柳:我沒有睡著。只是太疲倦,太疲倦。你不疲倦嗎?
   吳花草:我不疲倦。
   鄭山柳(下意識地)好!那么,咱們一塊兒上床吧。
   吳花草:我不想睡。床太小,你一個人舒舒服服地歇著吧。
   鄭山柳(神經質地)你疲倦了!
   吳花草(不解地看他)我不疲倦―――
   鄭山柳(傷心地)你在欺騙我。當年,咱們剛剛逃出的時候,也是這張床,你怎么不嫌小呢?這兒沒有電燈,你晚上早早哄睡瓜仔,咱倆緊緊摟抱著,在這張床上躺下了。可是現在―――
   [吳花草拿在手里的飲料盒“咣當”掉在地上,她愣住了。
   吳花草(自言自語)呵!你指的那個,那個―――(突然暴發地)是的,我的確疲倦了!(泣聲地)山柳呵!你想一想,這十年來,咱們過的什么日子呵?!在骯臟的垃圾堆上尋找吃的。人家不到的地方咱們往那兒鉆。咱們整天灰溜溜的像老鼠一樣,生怕被發現。可人家還是把咱們認識了,都知道郊外澗灣河邊有個拾破爛的吳老婆子。那天,我走在人家屋檐下。有位慈眉善目的婦人叫住我,塞給我幾只啤酒瓶子。她同情地叫道:“吳老婆子,農村實行責任制以后不是大變樣了嗎?你老倆口干嘛跑到這里來作弄呵?!是不是不孝的兒孫把你們趕出來的?”我搖搖頭告訴她“不是”,說是遇著“災荒”。我扯個謊,含著眼淚走開了。不管白天黑夜,我總覺乎打心眼里累。你說得不錯,我確實疲倦了,再也不想―――
   鄭山柳:呵,你終于說出心里話。我跟你一樣,完全一樣。(長嘆)唉!
   吳花草:十年了,咱們的家鄉不知變成什么樣了?
   鄭山柳:你想家了?
   吳花草(點頭)是的。
   鄭山柳:你想孫大嘴嗎?
   吳花草:我想看看他―――
   鄭山柳:我能看得出。你常常半夜起床,呆呆地坐到天亮。你說是我把你擠醒的。其實,我沒有睡著。“一夜夫妻百夜恩”,我聽到你在夢中呼喚孫大嘴的名字,我像是犯了罪―――
   吳花草(懊惱地)我后悔當初出來不該不跟他打招呼,哪怕留個字條也好。他的大病剛剛痊愈呵,我們偷偷走了―――
   鄭山柳:你想回去跟他道歉嗎?
   吳花草(搖搖頭)不是。我是想跟他說清楚。山柳!咱們回去吧,回去跟他說清楚,把事情挑明了。我聽說法上有這么一條,夫妻分居三年以后,關系能自然消除。咱們十年了,生米做成熟飯,大不了折點兒錢給他,還能怎么樣呢?那時,咱們安居樂業,憑你我兩雙手,還怕沒有日子過?!
   鄭山柳(動心地)說的也是呢。(稍頓)可是現在不能走,得等等。瓜仔暑假畢業,假如能考取學校了,他在外邊讀書,咱們在家里致富,那才有勁―――
   吳花草:你就知道瓜仔。
   鄭山柳(傷感)我還有什么呢―――
   [他倆沉默許久。
   吳花草:山柳!不要再瞞孩子了,把真情告訴他。
   鄭山柳(為難地)我不好張口―――我把一根一節說出來,孩子會贊成我嗎?
   吳花草:他不贊成,也是你的種。我跟他說―――
   鄭山柳(制止地)你別,你千萬別―――要是說出來,孩子精神萬一受了刺激,那―――再說,他馬上就要參加升學考試,不能讓他有一點兒思想負擔。等等,等等再說―――
   吳花草(欣喜地)一說到孩子,我看你精神就來了。不睡覺啦?
   鄭山柳:大白天,我哪能睡覺!我還要送貨呢。花草,你別出去了。今天多做兩樣菜,中午喝一壺。記得是什么日子呀?我們出來十年了,慶賀慶賀。就咱們三口人兒!
   [鄭山柳拉起板車,帶著笑聲下。
   [吳花草望著他的背影,感慨萬千。
   吳花草(喃喃地)就咱們三口人兒―――-(自豪地)女人呵,生兒育女不能說不是奉獻。我總算給他一個瓜仔了!不然,那有咱們三口人兒?
   [瓜仔突上。
   瓜仔:媽,您說什么呀?
   吳花草(親昵地)冒失鬼,嚇我一跳,放學了嗎?
   瓜仔:我從學校回來在河坂下藏著呢,我看到鄭伯拉車走了,我就回來了。
   吳花草:你和他捉迷藏呀?
   瓜仔:他要打我哩。真的,他舉著鞋底,好兇好兇―――
   吳花草(好笑地)怎么會呢,怎么會呢……
   瓜仔:我知道您向著鄭伯。今天,我不想分辯這件事。媽,您別生氣,我想告訴您,我給家人通信了。
   吳花草(驚)你給誰通信了?都說些什么事呀?
   瓜仔:給我小時候在一塊玩耍的小伙伴虎子,跟他打聽我爸爸的消息。
   吳花草:他回信了嗎?
   瓜仔(點頭)回信了,剛剛放午學的時候接到的。
   吳花草:你爸爸―――
   瓜仔:糟透了。虎子信上說我哥哥嫂嫂虐待他,把他攆到一個小草庵里,吃上頓沒下頓。他四路無門,只好一瘸一拐往鄉政府跑呵跑呵―――他成為全鄉最困難的扶貧對象―――
   吳花草(擦淚)真可憐兒―――
   瓜仔:媽!我長大了,我有力氣了,我決定回家!
   吳花草(驚愕)你說什么?!
   瓜仔(堅定地)我沒有心思再去上學,決定回家―――
   吳花草(驚慌失措)孩子,你不能!千萬不能。你是鄭伯心頭肉呵,他不會讓你走,決不會―――
   瓜仔(感激地)媽,我知道鄭伯對我好。因為沒有戶口,我從小學到中學讀的是高價生,比人家多花一倍錢。我也知道鄭伯那錢是從牙上刮的,可他從不講一句孬話。他總是鼓勵我:“孩子,你別管花多少,只要念好書就行了。”他夏天怕我熱了,我在做作業,他端來一盆涼水涮毛巾,不斷為我揩汗。冬天怕我冷了,每次上學,都囑咐又囑咐,要我多穿衣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頓頓飯央著我吃,生怕我吃不飽―――我感激鄭伯,真不想離開他。可是,我有爸爸―――
   吳花草(急不可待)孩子,你聽我說:鄭伯就是你的爸爸呀!
   瓜仔(搖頭)媽,你騙我。雖然鄭伯給了我一切,可是您應該理解我:我不是一個有奶便是娘的小人。不能因為爸爸病殘貧窮,我就不認他。媽,您能同他改變關系,我卻不能,永遠不能!媽!我已經長大了,懂事了。請您原諒我說句心里話吧,我總覺得您在爸爸面前犯了罪。可您還是我的媽媽,我不怨您。我回家為您贖罪,好好孝順爸爸。我有能力―――
   吳花草(哭叫)我的好孩子呵―――(哽咽)你讓我還能說什么呢―――
   瓜仔:我聽到爸爸在那邊受苦,心里好急好急呵。我一天也待不住,我買了車票,恨不得一步跨到他老人家面前。媽!我回來就是和您告別―――
   吳花草(無言地)孩子―――(哭泣)
   瓜仔:我不能誤了這班車。媽媽!再見吧。
   吳花草(失去理智地)再見!(突然清醒)不!孩子―――
   [瓜仔轉身走出,吳花草伸手沒有拽住他,他已匆匆走下。

共 24129 字 6 頁 首頁上一頁123456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部在當代農村上演的“活劇”,真實地描寫了吳花草和鄭山柳在特殊背景下的愛情悲劇以及他們在生活的漩渦里搏斗、掙扎的情景。人物性格鮮明突出,具有典型性,戲劇沖突是在一定的社會背景下展現的,從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我們可以了解一個時代農村人的家庭生活和扭曲的愛情婚姻。戲劇善于表現人物的內心活動,通過人物的動作、表情、獨白等多種形式展示了出來。話劇是語言藝術,動作性強,其中就包含內心活動。從話劇里,我們看到了人性的真善和假丑之間的斗爭,在關鍵時候,善良的人性在好人身上總會閃光的,像吳花草和鄭山柳,曾經想為他們的愛情毒死孫大嘴,可在孫大嘴跌倒后,吳花草內心的善良本性就占了上分,不僅對自己的想法自責,而且,治療及時護理精心。包括鄭山柳,也算個“好人”,幫助吳花草,再次感動了吳花草,兩個中年人是真心的相愛,可那是在道德上受到譴責的扭曲的愛情。他們還有了愛情的結晶“瓜仔”,瓜仔最后的死給了他們致命的一擊,吳花草精神失常,后來跳進了“銷魂水庫”,這是一出人間悲劇。劇本有“戲”,人物性格豐富,主題具有時代性。話劇在舞臺說明和場景交代上,干凈利落,沒有虛筆。人物安排合理,劇情剪裁得當,適合舞臺演出。看完劇作,我很受感動和觸動,對人物的不幸結局深表同情。李希華老師是我們安徽省著名作家,有多本小說和劇本問世,并且獲得了很多獎項。他去年編寫的劇本《抗大母親》,在縣、市以及北京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為安徽省文藝界贏得了巨大的聲譽。今天再讀李老師佳作,三生有幸,晚輩實在不敢對老師佳作妄評,還請李老海涵。感謝李老師支持曉荷,順祝老師安康。佳作予以推薦。【編輯:高令亞】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高令亞        2020-03-18 15:15:27
  一篇很有實力的話劇作品,劇中戲劇沖突激烈,反映的是人與時代和命運的矛盾。一部反映當代農村生活縮影的好劇。薦讀。再次感謝安徽省名作家李希華老師的艱辛創作。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淡泊名利,寧靜致遠。
2 樓        文友:何葉        2020-03-18 16:28:32
  欣賞李哥佳作,感謝支持社團。確實棒!學習了。期待更多精彩哈!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