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編輯推薦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作者:李希華 白丁,59.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16發表時間:2020-03-18 15:11:33
摘要:提要:劇本展現的是農村當代生活,作者在社會動蕩,貧富變異的浪濤的下面,捕捉家庭生活,愛情生活這個特殊領域中渦流,而且,他觀照的重點并非是青年人初戀的激情,而是飽經滄桑的中年人在旋渦中心搏斗的情景,在他的意識中,不管生活是貧是富,不管文化層次是高是低,在這個特殊領域中,也潛藏著美好動人的東西。


   楞頭(自言自語)那道坎兒不大,我以為能沖過去,誰知……(捶頭)嘿!我要是叫他下來走就好了。干嘛那樣急呢,像鬼使神差……
   [桃枝上。她二十歲,長得不算漂亮,身體比較結實。重重眉毛下長兩只黑豆眼,有些不饒人的味道。一身大紅還保留著新娘子痕跡。她胳膊挎著包袱,悄悄走進屋。
   桃枝(膽怯地)楞頭……
   楞頭(氣憤地)你回來啦?你回來看不到我爸了。(傷心擦淚)
   桃枝(低聲地)我聽說了。咱們商量商量今后……
   楞頭(抱怨地)要不是你作怪,也不會……我爸急著找你才……
   桃枝(理屈地)我那是跟你說氣話,誰叫你當真呢?(稍頓,辯解地)再說,他那毛病遲早會發生。單單碰上今天,算我倒霉,你往后就拿我當話柄了,是我害死你老子呀!
   楞頭:人都不在了,還說這些干啥。(安慰)只要你回來跟我好好過,我也知足了。(討好地)我爸還睡在村醫療室呢。聽說死在外邊的人再進屋,陰魂就會跟來。
   桃枝(恐怖地)是嗎―――那不能回來。
   [吳花草踉踉蹌蹌上。她哭得像淚人。
   吳花草(泣聲地)他還沒有死,他還有一口氣。楞頭呵,咱們趕緊想辦法往大醫院轉吧。
   桃枝:往大醫院轉可不簡單,哪來錢呢?
   吳花草:人死了,還要牛干什么?村里老張家有錢,把牛讓給他吧。
   楞頭:咱們還活著,沒有牛怎么過?到這步,不等于把錢扔到水塘里?
   吳花草(責備地)孽子!你們做下人的,還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等著他死?!
   楞頭(反問)媽,你不是整天咒他死嗎?怎么突然變成菩薩心腸啦?
   桃枝(冷笑)哼!
   [楞頭挎起桃枝膀子,看也不看吳花草一眼,徑往外面走。他倆同下。
   吳花草(長嘆)天哪!我咒過他死。一個鐘頭之前,我還計算用毒藥害死他!可是一個鐘頭之后,我變得心慈手軟,連掐死一只螞蟻的勇氣也沒有。因為我見到那個不堪入目的場面。孫大嘴沒有死,但比死還慘!他躺在那兒已經不能說話,渾身不停地痙攣。他看我蹲在他身邊,掙扎著抓住我的手,無力搖,他兩只干澀眼眶涌出微弱淚水。我突然感覺到二十年怨恨一筆勾銷。夫妻一場,我沒有盡到責任。反而欺騙了他。他沒有得到溫暖,沒有得到真情,我的詛咒伴他一生。他也是人,為什么人家擁有的他沒有?他有什么罪過?我有什么理由投毒加害?!(哭)
   [鄭山柳上。
   鄭山柳:花草,別傷心了。
   吳花草:山柳,你不知道他多慘!
   鄭山柳:我也看到了。
   吳花草(抑制不住哭泣)我怎么覺得對不住他?
   鄭山柳(知己地)我懂你的心。
   吳花草:我恨我為他準備的砒霜,我們不該要對他下毒手!山柳呵,那砒霜好好藏著吧,不能投向任何人,我們寧愿有朝一日吞下它。
   鄭山柳(激動地)花草呵,你放心,再也看不到那砒霜了,我已把它投進水庫里了。我剛才跟楞頭兩口子打過招呼,馬上送大嘴上醫院。花草,你也跟去吧。他該怎么治療盡管治,他要吃什么就買什么,白里夜里不離開。這兩千元錢你帶著,權當給我兄弟燒紙。
   吳花草:這不是你的建房款嗎?
   鄭山柳:你拿去吧。
   吳花草(泣聲)山柳,我聽你的話―――
   [吳花草撲在鄭山柳的懷里,久久擁抱。
   [切光。
  
   (三)
   [二十多天后,景同前場。桃紅柳綠,春意更濃。鄭山柳在孫大嘴家有精有神忙碌家務。他有些累,叼著煙袋倚在門上,出神地想著心思。
   [幕后有孩子玩耍。他們的瘋狂嘻笑深深吸引了鄭山柳。他久久看著。禁不住走上前。
   鄭山柳(心疼地)瓜仔!累壞了吧,不玩了好不好?你要上學呢。
   [孩子們一哄散去。瓜仔汗流滿面地上。鄭山柳手抓毛巾,在瓜仔小臉蛋上擦拭。
   瓜仔:鄭大伯,您聽廣播了嗎?
   鄭山柳:怎么啦?
   瓜仔:說您好呢。
   鄭山柳:是嗎?你說呢?
   瓜仔(扳手指數)你叫我上學,不讓我放牛,你帶我睡覺摟得好緊喲,我暖和死了。您買好吃的給我,給我做新衣裳―――
   鄭山柳(動情地流淚)孩子―――
   瓜仔(真誠地)鄭大伯,您再也別離開我家。爸爸要是死了,您做我爸爸好嗎?
   鄭山柳:好,好!(泣聲)我的好兒子!
   [村頭廣播響起,瓜仔背起書包。
   瓜仔:我該上學了,您等我呵!
   [瓜仔蹦跳走出,下。
   [鄭山柳目送瓜仔,然后愣愣地站在門口。
   [趙鄉長笑咧咧地上。
   趙鄉長(大叫)山柳!廣播里宣傳你的事跡呢。
   鄭山柳(尷尬地笑)嘿嘿。趙鄉長,你進屋坐呵。
   [鄭山柳拿煙倒茶,趙鄉長滿意地坐下。
   趙鄉長:是我叫廣播員寫的稿子!
   鄭山柳(謙遜地)你過獎了。
   趙鄉長:確實嘛!我說你那破屋搖搖欲墜,怎么不擺拾呢?后來才知道你把擺拾房子的錢給孫大嘴住院了。(贊嘆地)嘿!大忙的春天,孫大嘴一家都去忙他的病去了,你把他家的活全部兜攬過來。昨上午,我看你幫他家點瓜;今上午,我又看你幫他家種棉花―――你這事跡,我跟縣里人匯報,他們都很感動。(稍頓)有人說責任制沒有社會主義優越性,困難戶無人問。好像現在一團漆黑!我要用你這事實回擊污蔑改革的人。現在不是又提出弘揚雷鋒精神嗎?我們決定拿你作為典型,我叫廣播員把你的事跡連播三天―――
   鄭山柳(為難地)鄉長,這么做―――我―――
   趙鄉長:我明白你為啥為難,大概社會上流言蜚語傳到你的耳朵里。我也聽到不少閑話,說來說去,還不是議論你鄭山柳想落個小寡婦嗎?別怕,她沒有丈夫,你沒有老婆,倆人結合一塊,天經地義!(嘻笑)你別著急,等秋天收獲以后,我做證婚人!(猛醒)我還有會呢。
   [趙鄉長走下。
   鄭山柳(喃喃自語)我不急,我耐心地等秋天收獲以后―――二十多天我像過了二十多年!人的生命竟然那樣頑強。大嘴病危通知書下過兩次,可是他的心臟仍然沒有停止跳動,大約我們欠他的債務沒還清,他不肯最后閉上眼睛―――
   [吳花草上。她失魂落魄的樣子使鄭山柳大吃一驚。
   吳花草(呆癡無力地)我回來了―――
   鄭山柳(心疼地)花草呵!看到你的臉,就知道你這些天怎么操勞?
   吳花草:二十多個白天黑夜,我沒有離開他一步。我看著每一滴鹽水兒注到他的血液中。我撬開他緊閉的牙關,一口一口喂湯喂飯。他動彈不得,我為他翻身閃了腰。給他把屎把尿,骯臟的腥臭味熏得我―――(突然嘔吐)
   鄭山柳(祈禱)大嘴兄弟!花草這樣真誠待你,你在天之靈也該滿足了。我們不欠你的啦!
   吳花草(痛苦地)欠他的債永遠還不清喲!
   鄭山柳(不解地)花草,你說什么呀?
   吳花草(痛楚地)山柳呵,你再也想不到孫大嘴沒有死!
   鄭山柳(一震,像是質問)為什么?!孫大嘴為什么沒有死?!
   吳花草(喃喃地)因為治療及時,護理精心,他才能活下來―――
   鄭山柳(泣聲地一個字一個字吐出)治-療-及-時-護-理-精-心,他活了―――
   [鄭山柳痛苦地跌坐在板凳上,他如癡如呆。
   吳花草(驚呼)山柳,你―――
   [鄭山柳“騰”地跳起,發狠地抓住吳花草的衣領。
   鄭山柳(歇斯底里地)為什么?為什么要治療及時,護理精心?!
   吳花草(柔情地)山柳啊,不是你讓這樣做嗎?
   鄭山柳(昂首長嘆)天哪!我讓你這樣做,我讓你這樣做的?可我們―――花草!
   [鄭山柳猛地摟抱吳花草,他倆痛哭不止。
   吳花草:山柳,這樣日子我一天也不能熬了!不然我會瘋,會死!
   鄭山柳(同感)花草呵!你以為我還能忍受嗎?我―――
   吳花草:我們就這樣等死?不能想想辦法?
   鄭山柳:我們已對天發誓:再也不能加害于他,而且為他治好了病。(嘆息)唉!如今還有啥辦法呢?
   吳花草(啟發地)山柳,你聽說年青人私奔的事情嗎?
   鄭山柳(點頭)聽說過,全縣一千多對呢!還上了電視。
   吳花草(激動)你我不缺胳膊不少腿,就不能奔?
   鄭山柳(一拍大腿)嘿!我怎么沒有想到呢?對呀,咱們比年青人有經驗呢,到哪兒搞不上吃喝?哪兒黃土不埋人?我們也私奔,花草,你說什么時候走?
   吳花草(果斷地)馬上走!我打好兩張車票,是最后一趟出山的晚班車,千萬不能誤了班點!
   鄭山柳(興奮)我們腳步趕緊點兒,不會誤班點。
   吳花草:山柳,我的瓜仔呢?
   鄭山柳:瓜仔上學去了。
   吳花草:我們帶著他,三口兒人一塊走!
   鄭山柳(握住吳花草的手)對!咱們三口兒人一塊走!
   [切光。
   [靜場,燈亮。
   [楞頭攙扶孫大嘴走上。
   [孫大嘴很虛弱,臉色蒼白得難看。他行動十分困難,幾乎一點一點往前挪動腳步。可他精神還佳。
   孫大嘴:我又回來了!(他說話不太利索)好死不如賴活著。我還能干點輕便活。我就是一條狗,也能看個門看個場什么的―――(傷心落淚)
   楞頭:爸,你說什么呀?
   [楞頭扶孫大嘴坐穩。孫大嘴順手抓起桌上小圓鏡,仔細照著自己。他的臉上開始有些笑意。
   孫大嘴:怪不得城里人個個都是白面書生!你看我才幾天沒挨太陽曬,臉上顏色就變過來了。
   楞頭:爸,你還有閑心說俏皮話呵!
   孫大嘴:我算是死里逃生吧!心里能不痛快嗎?我真想喝酒。我想到酒,就想到你山柳大伯!他一直把我當作親兄弟看待。早時候你們不知道,可是現在你們都能看到。特別這次我在病中,他救了我的命!他出手兩千塊,那是他省吃儉用留著擺拾房子的錢呵―――(感動地擦淚)一會兒,你去把他叫過來,咱們兄弟團聚,多多敬他幾杯酒!
   楞頭(提醒地)爸,醫生說你不能再喝酒了―――
   孫大嘴(點頭)是的,我不能再喝酒了。我要以水代酒,一定敬他!(稍頓)你媽怎么還沒有回來呵?她說去百貨大樓買東西,會不會走失呢?
   楞頭:不會,我讓桃枝跟著她呢。
   孫大嘴:這婆媳倆兒,真會摸索,還能把大街買回來!(擔心)弄遲了沒有班車,她們在哪兒過夜?
   楞頭:還有最后一班車呢。
   孫大嘴(放心地)那好!(慢慢回味)楞頭,我這次虧你媽呵!夫妻大半輩子過去了,我想不到她這么賢惠,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害這場大病,她把我的心暖了。(反省地)過去怪我不好,不該不把她當人待―――往后重開鑼鼓重開張。我對天發誓:再不提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事,再不打她罵她―――
   [桃枝上。她一手提的鼓鼓囊囊,一手往嘴里抓瓜子嗑。
   桃枝(陰陽怪氣)呵,你們可逍遙!
   楞頭:桃枝,你回來了,我媽呢?
   桃枝(故作不緊不慢地)媽呢?我還要問你們呢。
   [桃枝不再說什么,看也不看他們,只顧走進自己房里,下。
   孫大嘴(莫名其妙地)這孩子怎么啦?
   楞頭(向里屋大喊)桃枝,你出來!
   桃枝(怏怏走出)叫我干什么?
   楞頭:你不是跟媽一塊兒去百貨大樓?
   桃枝(賭氣)她把我甩掉了。
   孫大嘴(急問)她怎么沒有回來呢?
   桃枝(搭拉眼皮)她早回來了―――
   孫大嘴(急不可待)楞頭,她是不是下瓜田擺弄瓜苗去了,快去把她找回來。叫她燒菜,我要請山柳喝酒呢―――
   桃枝(輕蔑撇撇嘴)哼!找不回來啰。人家“打起包袱下揚州”了―――
   孫大嘴(責備地)這是什么話!?
   桃枝(認真起來)爸你別老糊涂了,是我親眼看到的。喏,最后一趟晚班車。我下車,她上車,手拉瓜仔,背老大老大包袱。
   孫大嘴(心虛嘴硬)我不信―――
   [他們說話時,楞頭已鉆進另一間屋,他這時搬出一只空箱,放到孫大嘴面前,打開給他看。
   楞頭(驚慌地)爸,我媽果真走了呵。你看她的東西都不在了―――
   孫大嘴(無限懊惱地)她大約看我病好了,害怕我回來我再―――(急得帶著哭腔)花草呵,我已經對天發誓,往后再不提那“陳芝麻爛谷子”事,再不打罵你,你為什么要走呵?她大約不知道我這會兒的心思――――(命令地)楞頭,桃枝!你們趕快把她娘倆追回來,我要告訴她―――
   楞頭:爸,兩條腿能快過四個輪子嗎?這會兒不知道到那兒去了?
   孫大嘴(焦慮地)她娘倆能到哪去呢?哪兒有她娘倆親的熱的人呢?
   桃枝(好笑地)哼,還要你煩神嗎?有人帶她娘倆走。
   孫大嘴(一楞)誰帶她娘倆走?!
   桃枝(譏諷地)就是你的好兄弟整天在一塊兒喝酒的鄭山柳唄!我看到他挎著她的胳膊―――
   孫大嘴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們相處不是一天―――
   桃枝:四村八戶的人誰不知道?誰不指戳他倆脊梁心?就蒙你一個人在鼓里了。書上說的武大郎、潘金蓮和西門慶,看看可像我家?!
   孫大嘴(驚問)怎么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二十多年來,他像慈愛的兄長關照我,為什么突然間―――(回憶)噢,我想起來了,那個夜晚,從消魂水庫的土塘里逃走的家伙就是他。二十多年來,他像幽靈一樣纏著我的花草。我終日詛咒、尋找的魔鬼就在我身邊。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腸。我沒有想到這些。(自卑地)我不是他的對手!(帶著哭腔)天那!我該怎么辦呵―――

共 24129 字 6 頁 首頁上一頁123456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部在當代農村上演的“活劇”,真實地描寫了吳花草和鄭山柳在特殊背景下的愛情悲劇以及他們在生活的漩渦里搏斗、掙扎的情景。人物性格鮮明突出,具有典型性,戲劇沖突是在一定的社會背景下展現的,從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我們可以了解一個時代農村人的家庭生活和扭曲的愛情婚姻。戲劇善于表現人物的內心活動,通過人物的動作、表情、獨白等多種形式展示了出來。話劇是語言藝術,動作性強,其中就包含內心活動。從話劇里,我們看到了人性的真善和假丑之間的斗爭,在關鍵時候,善良的人性在好人身上總會閃光的,像吳花草和鄭山柳,曾經想為他們的愛情毒死孫大嘴,可在孫大嘴跌倒后,吳花草內心的善良本性就占了上分,不僅對自己的想法自責,而且,治療及時護理精心。包括鄭山柳,也算個“好人”,幫助吳花草,再次感動了吳花草,兩個中年人是真心的相愛,可那是在道德上受到譴責的扭曲的愛情。他們還有了愛情的結晶“瓜仔”,瓜仔最后的死給了他們致命的一擊,吳花草精神失常,后來跳進了“銷魂水庫”,這是一出人間悲劇。劇本有“戲”,人物性格豐富,主題具有時代性。話劇在舞臺說明和場景交代上,干凈利落,沒有虛筆。人物安排合理,劇情剪裁得當,適合舞臺演出。看完劇作,我很受感動和觸動,對人物的不幸結局深表同情。李希華老師是我們安徽省著名作家,有多本小說和劇本問世,并且獲得了很多獎項。他去年編寫的劇本《抗大母親》,在縣、市以及北京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為安徽省文藝界贏得了巨大的聲譽。今天再讀李老師佳作,三生有幸,晚輩實在不敢對老師佳作妄評,還請李老海涵。感謝李老師支持曉荷,順祝老師安康。佳作予以推薦。【編輯:高令亞】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高令亞        2020-03-18 15:15:27
  一篇很有實力的話劇作品,劇中戲劇沖突激烈,反映的是人與時代和命運的矛盾。一部反映當代農村生活縮影的好劇。薦讀。再次感謝安徽省名作家李希華老師的艱辛創作。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淡泊名利,寧靜致遠。
2 樓        文友:何葉        2020-03-18 16:28:32
  欣賞李哥佳作,感謝支持社團。確實棒!學習了。期待更多精彩哈!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