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編輯推薦 【曉荷·暖】消魂水庫紀(話劇)


作者:李希華 白丁,59.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020發表時間:2020-03-18 15:11:33
摘要:提要:劇本展現的是農村當代生活,作者在社會動蕩,貧富變異的浪濤的下面,捕捉家庭生活,愛情生活這個特殊領域中渦流,而且,他觀照的重點并非是青年人初戀的激情,而是飽經滄桑的中年人在旋渦中心搏斗的情景,在他的意識中,不管生活是貧是富,不管文化層次是高是低,在這個特殊領域中,也潛藏著美好動人的東西。

時間:當代
   地點:皖東農村
   人物:吳花草―――深受精神折磨和苦難生活萬巒疲倦熬煎的普通農村婦女
   孫大嘴―――吳花草之夫,一個長相丑陋沒有能耐的窩囊農民
   鄭山柳―――吳花草情人,下臺的村干部,雖不得志,卻精明過人
   楞頭―――孫大嘴之子
   桃枝―――楞頭之妻
   趙鄉長―――農村基層干部,心地善良,文化素養不高
   瓜仔―――鄭山柳和吳花草的私生子
  
   (一)
   [七十年代末,火熱的盛夏,當午的驕陽,刺耳的蟬鳴使人想而生畏。
   [清澈透底的消魂水庫散發出陣陣舒心的涼氣;水庫大壩下一片翠綠色瓜田飄溢醉人甜香。剛剛搭起的草棚屹立在瓜田一旁。
   [幕啟時,場上靜無一人。可聽見水庫內“撲通、撲通”的游泳聲。接著,孫大嘴從水庫大壩爬上。他四十多歲年紀,中等身材。他大嘴不停流出的清水不知是從水庫帶上來的還是體內固有的,一直往下淋,淋到兩條害過小兒麻痹癥的粗細不一的光腿上。
   孫大嘴(斜著眼睛大喊)柳哥!過來呀。過來吃袋煙歇息!日頭烘烘的,狗都鉆到床底下直伸舌頭兒,你卻不嫌熱,老是在地里搗鼓。
   [鄭山柳,四十七、八歲年紀,鄉下莊稼漢里的精明人,身材高大魁梧。他一手掂小鋤,一手用毛巾擦汗,上。
   鄭山柳(自言自語)夏日鋤破皮,強似冬日犁一犁。我看小草芽又露頭了,就………(轉身向孫大嘴)噢呀!你又下水打汪了。
   孫大嘴(邊穿衣服邊笑)嘿嘿。真熱呵,剛剛從水里上來,頭上又冒汗。我恨不得搬那里頭去住。
   鄭山柳:你要是王八,就可以住在水里了。
   孫大嘴:當王八我也愿意!你不知道鉆到那里頭多快活。不信你把衣服脫掉,下去試試看。
   鄭山柳:我不,我不想洗涼水澡
   孫大嘴(歪頭詭秘的)怎么?你不敢下水,八成昨晚干壞事了!
   鄭山柳:去你的!
   孫大嘴(大笑)哈哈哈……嫂子死了十幾年了,這么長日子,你怎么能熬得住?
   鄭山柳:捆上經得打,沒米能忍餓嘛。
   [他倆走進瓜棚蹲下抽煙。
   孫大嘴(一本正經)柳哥,快找個伴吧!
   鄭山柳(搖頭)算了。頭些年,吃上頓沒下頓。現在生活好轉,我又到這年齡……(眼眶里溢出淚花)我可沒你那福份喲!
   孫大嘴(怒氣陡生)我有福份個球!好比驢屎蛋外面光,跟沒女人一樣。你我兄弟不外,說出也不怕你笑話,整年整月她大腿摸也不給摸。
   鄭山柳(大震)為什么?她當初不是自情自愿嫁給你?
   孫大嘴:哪是自愿?是天意!是這消魂水庫做的媒。
   鄭山柳(不解地)這消魂水庫……
   孫大嘴(突然來勁,神秘地)家丑不可外揚,柳哥,你可不要對外人說。
   鄭山柳:大嘴,你跟我講話,等于鎖到箱子里,咱弟兄們相處,也不是一年半載,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嗎?
   孫大嘴:清楚,清楚。你像一盆水,我能看到底,(有些感動)你當干部年月,哪年救災不是給我頭份。我忘不掉村里吃食堂,你經常拿剛出鍋的大饅頭,讓大伙打賭,看誰能一口吃下,我不費吹灰之力……
   鄭山柳:看到饅頭嚼到你嘴里翻不過身,我真擔心弄出好壞。
   孫大嘴(越發感動)我心里有數,你是變著法兒讓我吃飽肚子。
   鄭山柳:別提那些寒酸事了。(提醒地)你剛才要跟我說什么來?
   孫大嘴:是的。看我扯到哪去了。(略頓)柳哥,你還記得修水庫那會兒事嗎?你那會兒是干部,我那會兒是民兵。身背大蓋槍,晃來晃去,保衛人民果實嘛!我自個也得到實惠。是個月色頭夜晚使我走紅運的。我巡邏來這兒,朦朦朧朧看到土塘下睡著兩個人。我拉動槍拴正要喝叫,其中一人像兔子似的逃跑了。可我抓到另外一個人,你猜誰?吳花草!
   鄭山柳(戰栗)吳花草……
   孫大嘴(津津樂道)我第一次開了眼界。大會小會做積極分子報告的是她;區、鄉、縣勞動模范是她;為父老鄉親扭秧歌的是她;在這兒干丑事怎么也是……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位出名的美人,說話像唱歌似的妞兒,兩眼長在頭頂上的傲骨丫頭……怎么突然跪到我面前求饒?我以為自己做夢,我叫她供出那個男的,她死活不說……
   鄭山柳(入迷地)后來,她后來怎么就肯嫁給你呢?
   孫大嘴:我拿到臟證,就是墊在身下的一條花褲衩。我舅爺在縣公安局干差事,我把它送上去,公家會化驗得明明白白。說不定男女都進班房。讓她知道厲害,這是硬的;接下我又軟化,只要答應嫁給我,天大事一筆勾銷。軟硬一齊來,她擱不住攻,后來就……
   鄭山柳(長嘆)呵!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孫大嘴(奇怪)你明白什么?
   鄭山柳(隨機應變)明白了你大嘴也有兩手,還有這么一段動人故事。
   孫大嘴:不瞞你說,她跟我成親以后的老長日子,仍然“身在曹營心在漢”。哪有夫妻不吵架呢?可我們不同,稍稍搬弄兩句嘴舌,她就跑了。老貓上鍋臺――老熟路,她哪兒也不去,只奔水庫。你以為去尋死嗎?(冷笑)嘿嘿,她沒那骨氣,她在水庫邊走來走去,一會兒哭,一會兒訴,像尋找她的魂。別人不知底細,我一本清冊:她想她的野漢子。
   鄭山柳(不能自制地)啊……
   孫大嘴(慶幸地)后來,她總算給我生兒育女了。嘿,人家真有幾份義氣哩。直到這時也沒忘那條花褲衩兒,她為保護野漢子名聲嘛。我頭腦一熱還給她,想不到臟證銷毀,她雜毛起來。哼,便宜沒好貨,老子有辦法治她。
   鄭山柳(五臟俱焚)我看得出,我看得出…………咱們兩家田連邊埂,我怎么看不出呢?怪不得你春耕時現成牯牛不使卻讓她用鐵鍬挖。
   孫大嘴(得意)是的,人挖和牛犁大不一樣,你看我這二畝瓜長得多旺!
   鄭山柳(不平地)你就知道你的瓜!一入夏,她就被你攆到荒郊野外。這座搖搖欲墜草棚是她的窩,她像狗一樣為你看守這片瓜。
   孫大嘴:(譏諷地)她不是喜歡消魂水庫嗎?我讓她住這兒,比家里自在。
   鄭山柳(自言自語)也許是,也許是……(茫然地)我該耪地了。
   孫大嘴(掃興地)怎么,你不歇了?
   [鄭山柳沒回頭,一直走去,下。
   孫大嘴(狠捶腦袋)我真傻!跟鄭山柳嘮叨這些干啥?(無名火突然暴起)騷女人!要不是她做出丑事,我怎么會跟人家說這堆廢話?
   [“楞頭爸!”一句響亮的女聲呼喚,使孫大嘴“騰”地站起。稍頓,他又賭氣蹲下。片刻,走上一位女人,她就是孫大嘴的老婆吳花草。四十歲女人正是發胖年齡,她卻特別消瘦。曬得又黑又紅的瓜子臉掛滿汗水。
   吳花草(手扶鐵鍬喘息)這兒有道坎,板車上不來,你快幫著推一把。
   [孫大嘴不動身。
   吳花草:(大吼)你聾了還是啞了?!
   孫大嘴(跳起)你個“掃帚星”!整天咒我。你巴望我聾,你巴望我啞,那樣你就能……
   吳花草(氣急地)你說,你來不來推?
   孫大嘴:你往日怎么拉的?今兒個騷勁跑到哪兒去了?
   吳花草(怒斥)狼心狗肺東西。你清晨還沒起床,我就把瓜拉到集上。瓜剛賣完,我沒有喘氣,又拉一車土糞到這里。叫你過來推一把,你還放臭屁。是人能這樣做嗎?
   孫大嘴(惡毒影射)對對!不是人。不然怎么跟兩個男人睡覺……
   吳花草(克制地)我知道你會說這話。當初,也沒有遮著蓋著,你是認瓜,摘瓜。后來成了你的話柄,二十多年來,你不斷這么拾掇我、折磨我……
   孫大嘴:不這么做,你還要上天呢!
   [孫大嘴走出瓜棚,下。
   吳花草(哀訴)我那敢上天,我在地獄底層。我身上沒有一件像樣衣裳,夏天,我奶頂長瘡無錢醫治,痛得整夜整夜不能睡覺。我一邊無法忍耐哭叫,一邊還要不停地為熟睡的孩子趕蚊蟲。為頂起門頭過日子,重活臟活我都干。不落一聲好,召來的是你百般羞辱……(長嘆)天哪!我為什么要這樣活著?
   [吳花草的一車土糞,被鄭山柳默默拉來。他在吳花草面前,低低地勾著腦袋。
   鄭山柳:花草,我來了。
   吳花草(冷冷地)你來干什么?
   鄭山柳(尷尬地)我幫你把糞車拉來了。
   吳花草(平靜地)好,我讓大嘴謝謝你。
   鄭山柳(滿足地)二十多年,你總算跟我說句話了。
   吳花草(譏諷)你幫了我的忙,我能不領情嗎?
   鄭山柳(無限痛心地)花草,你過得太苦了……
   吳花草:哈哈哈!我不苦,我很幸福。我有丈夫,我有兒女,我有美滿家庭………
   鄭山柳:花草,你說的不是實話。你在騙你自己,你在騙我。你四十歲才過三個月,頭上已經長出白發。不能忍受的苦難像蟲子一樣啃咬你的心,掏空你原有的美好。你臉上愁容長年不消,你兩頰淚痕終日不干……
   吳花草(無力地低下頭)這與你有什么相干?
   鄭山柳: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要跟你講這些。像一個醉酒的人不把臟物嘔吐出不快,我還是要跟你說。先說孫大嘴,你把他當丈夫,可他沒有把你當妻子。他把你當作………
   吳花草(氣憤)這是我家庭的事。(警告地)你有什么資格評長論短?
   鄭山柳(生氣)好一個美滿家庭!卻沒有你的位置。你是孫大嘴拾來的便宜貨,他一點兒不心疼地把你丟在荒郊野外。你只是他家會出力的一頭畜牲。
   吳花草(泄氣地)我甘愿做他家畜牲。
   鄭山柳(喃喃自語)甘愿,甘愿……我知道你甘愿做他家畜牲。(痛苦地)我也沒有辦法改變你。我只是想幫助你,減輕一些痛苦……可是,我的希望和努力都成為泡影。你無情地拒絕我的熱心。你每次拉車從這兒過,我悄悄走在后邊推一把。看到你輕松地爬上坡,我多么興奮!可是,當你回過頭看見我,你臉上陡然結冰……我知道你恨我。(回憶)那天晚上在水庫和你歡遇,我確實答應過要娶你,回家同老婆離婚。可是得知她身患不治之癥后,我張不開口。盡管從小包辦婚姻,對她沒有感情。她畢竟是人,危難時候,不能再傷她的心。她果然沒過多少年……我沒有娶你為妻,可我從那時決定終身不再娶。
   吳花草(茫然地)流走的水,還提它干什么呢?
   鄭山柳(信心百倍)不!流走的水照樣能回頭。你看崗東回龍泉,轉過九九八十一個彎,最后還不是又流到原處了嗎?
   吳花草(害怕地)鄭山柳!你……
   鄭山柳(企盼地)花草,讓我們也像回龍泉吧,轉了這么多彎,就不能歸原處嗎?!
   吳花草(痛不欲生)鄭山柳!你別說了……你走,你趕快走!
   鄭山柳:我不走!你看,西邊黑了天,暴風雨就要來了!
   吳花草:我一點也不怕。我盼望暴雨淹死我,雷電劈死我……你走吧!
   [鄭山柳艱難地往后退,下。
   [靜場。
   [吳花草哭泣。
   [低低烏云翻卷而來。隆隆雷聲由遠而近。天空越過越黑。霎時,狂風大作,暴雨傾盆。
   吳花草(悲哀地)風來了,雨來了!村上家家戶戶一定都在忙乎。散放在外頭的衣物、柴草、農具、豬、雞、牲口都能得到主人的關照。可我不如它們……(四處觀看)只能遮點太陽的草棚,怎么抵擋強大的風雨?(冷雨淋在她身上,她四處躲藏)這兒,這兒……草棚內無處不漏雨。(她頭上頂條化肥袋,縮在拐角,一道勾子閃,一聲炸雷使她驚恐)難道雷電真要劈死我,暴雨真要淹死我?
   [燈光照亮另一個表演區。鄭山柳懷抱白色塑料紙頂風冒雨,跌跌撞撞走上。
   鄭山柳:我恨自己沒有回天力量,眼睜睜地看著風雨肆虐苦命的花草。
  
   [草棚內,屋漏漸止。
   吳花草(驚喜)呵,雨停了。(細聽,奇怪)不對呀!外邊風更大,雨更急,草棚內怎么會突然……(抬頭看見鄭山柳,猛省)是他!(感動地)山柳,您快進來吧……
   鄭山柳(驚愕)你叫我嗎?叫我進來嗎?
   [鄭山柳走進草棚,臉上淚水和著雨水不停地往下滴。
   吳花草(輕聲)你冷嗎?
   [吳花草伸出一只手,鄭山柳緊緊攥住,舍不得松開。
   鄭山柳(激動)花草,你摸摸我的心,它在為你跳動。二十多年來,它一時一刻也沒停止。
   吳花草:山柳,你能想像我怎么想你嗎?
   鄭山柳:你是怎么想我?花草,你快告訴我。
   吳花草:你看我的手指!
   鄭山柳(驚問)你的手指怎么短了一節?!
   吳花草:我自個咬掉的……
   鄭山柳:你為什么要咬掉手指?
   吳花草(傷心、泣聲)我恨,恨我自己……(回憶)我嫁給孫大嘴,心里還在想你,怎么過得好呢?后來生了孩子,我才覺得這輩子完了。要知今日,刀壓脖子我也不愿意。你那時已成單身,無牽無掛。我想困在籠中的小鳥,希望你把我救出。夜晚,我一邊忍受他的鼾聲,一邊想象怎么跟你遠走高飛。哪怕過一天日子……我大睜雙眼,從天黑盼到天明。當我看到眼前家庭、孩子,才意識到自己荒唐。拋夫棄子,天理不容,我會成為千古唾罵的壞女人。我跟自己發誓,從此安分守己過日子。可是一到夜晚,我的誓言無影無蹤。我就是這么反復夢想,反復悔恨。為斬斷邪念,我就把手指……(泣聲)

共 24129 字 6 頁 首頁1234...6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部在當代農村上演的“活劇”,真實地描寫了吳花草和鄭山柳在特殊背景下的愛情悲劇以及他們在生活的漩渦里搏斗、掙扎的情景。人物性格鮮明突出,具有典型性,戲劇沖突是在一定的社會背景下展現的,從故事情節和人物性格,我們可以了解一個時代農村人的家庭生活和扭曲的愛情婚姻。戲劇善于表現人物的內心活動,通過人物的動作、表情、獨白等多種形式展示了出來。話劇是語言藝術,動作性強,其中就包含內心活動。從話劇里,我們看到了人性的真善和假丑之間的斗爭,在關鍵時候,善良的人性在好人身上總會閃光的,像吳花草和鄭山柳,曾經想為他們的愛情毒死孫大嘴,可在孫大嘴跌倒后,吳花草內心的善良本性就占了上分,不僅對自己的想法自責,而且,治療及時護理精心。包括鄭山柳,也算個“好人”,幫助吳花草,再次感動了吳花草,兩個中年人是真心的相愛,可那是在道德上受到譴責的扭曲的愛情。他們還有了愛情的結晶“瓜仔”,瓜仔最后的死給了他們致命的一擊,吳花草精神失常,后來跳進了“銷魂水庫”,這是一出人間悲劇。劇本有“戲”,人物性格豐富,主題具有時代性。話劇在舞臺說明和場景交代上,干凈利落,沒有虛筆。人物安排合理,劇情剪裁得當,適合舞臺演出。看完劇作,我很受感動和觸動,對人物的不幸結局深表同情。李希華老師是我們安徽省著名作家,有多本小說和劇本問世,并且獲得了很多獎項。他去年編寫的劇本《抗大母親》,在縣、市以及北京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為安徽省文藝界贏得了巨大的聲譽。今天再讀李老師佳作,三生有幸,晚輩實在不敢對老師佳作妄評,還請李老海涵。感謝李老師支持曉荷,順祝老師安康。佳作予以推薦。【編輯:高令亞】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高令亞        2020-03-18 15:15:27
  一篇很有實力的話劇作品,劇中戲劇沖突激烈,反映的是人與時代和命運的矛盾。一部反映當代農村生活縮影的好劇。薦讀。再次感謝安徽省名作家李希華老師的艱辛創作。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淡泊名利,寧靜致遠。
2 樓        文友:何葉        2020-03-18 16:28:32
  欣賞李哥佳作,感謝支持社團。確實棒!學習了。期待更多精彩哈!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