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雜文隨筆 >> 【曉荷?暖】五常倫理在疫情下的顯性表現(隨筆)

精品 【曉荷?暖】五常倫理在疫情下的顯性表現(隨筆)


作者:晗夫 舉人,5441.62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41發表時間:2020-04-08 06:35:31

這個春天太過慵懶,姍姍來遲。我們翹首企盼,期盼春天的到來。
   其實,大自然的春天早已來臨;我們期待的是心中的春天。
   新型冠狀病毒,如無形的藩籬羈絆著人們的腳步。迫不得已,蝸居在家,潛心打坐,祈禱春日和暖,光明到來。
   信息技術高度發達的時代,即便足不出戶,照樣可以“遍知天下事”。浩如煙海的網文,鋪天蓋地的“新聞”,皆關注著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并詮釋著錯綜復雜的人性。醒眼看世界,現從中國傳統的“五常”倫理角度出發,對這次行將結束的疫情做一個粗淺的較理性的分析。
   所謂的“五常”,即仁義禮智信。“五常”倫理源自《三字經》,這是國人熟稔的經典。《三字經》中有這樣精辟的論述:曰仁義,禮智信。此五常,不容紊。
   “五常”倫理作為儒家文化的精髓,一直是中華文明幾千年來價值體系的核心。斗轉星移,滄海桑田,中華民族雖歷經風雨,卻代代相傳,文明的薪火生生不息,從未熄滅。
   毫無疑問,此次疫情是一場罹難。有人說,災難是人性的試金石。此言不虛。這與巴爾扎克所說的“挫折與不幸,是天才的墊腳石,信徒的洗禮之水,強者的無價之寶,弱者的萬丈深淵。”如出一轍。災難帶給人類最大的反思,便是反思災難。富有哲理,愚深以為然。
   事實就是這樣,風平浪靜之時,世間許多東西往往趨于隱蔽狀態,而風起云涌之時,一切便真實復原,物性與人性得以彰顯,涇渭分明,良莠易辨。
   首先說仁。這次疫情對醫生是個考驗。廣大醫務工作者以迎風逆行的姿態慷慨赴義,以醫者仁心的宅厚續寫救死扶傷的內涵,以舍小家顧大家的忘我情懷詮釋愛國之心。推遲婚期,“只待疫情結束,做最美新娘”也好,削去長發,化身“女漢子”,留下“抗疫頭”也罷,無不是對醫者仁心最生動的解讀。這一刻,他們是共和國的脊梁;這次疫情對武漢是個考驗。武漢向來是一座英雄的城,封一城,保一國,這份擔當令人肅然起敬。“我死國生,我死猶榮,身雖死精神長生,成功成仁,實現大同”,這種舍生取義的舉措感天動地。“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這份殊榮絕非空穴來風,而是實至名歸;這次疫情對中國是個考驗。審時度勢,高瞻遠矚,以人為本,全民皆兵,對生命的珍視上升到信仰層面,此為大仁。周國平說,熱愛生命是幸福之本,尊重生命是道德之本,敬畏生命是信仰之本。關鍵時刻,能力挽狂瀾,切扶大廈之將傾的,唯我中華!
   可以說,無論從個體自覺,集體奉獻,還是政府公信力方面,中國的表現都可圈可點,仁愛思想熠熠閃光。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仁愛思想在熠熠閃光,期間,雖有曲折與波瀾,但瑕不掩瑜,個性代表不了共性,一點代表不了全面。盡善盡美是奢求,竭盡全力才是王道。
   再說義。這次疫情有一句振聾發聵的口號:疫情面前,沒有局外人。是的,病毒肆虐,任何袖手旁觀都是對生命的漠視,對人性的踐踏。病毒無情,人間有愛。勠力同心抗瘟疫,共赴國難瞻明天。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才是一個有溫度的國度應有的情懷。于是,我們看到了醫務工作者的義無反顧,看到了社會各界的義不容辭,也看到了國際友人的義薄云天。大災見大愛,面對這些善良的靈魂,高尚的人們當灑下熱淚。日本學者小林一茶說,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蒼蠅和佛祖。在正義的反照下,我們也看到了國際反華勢力的假仁假義,甚至不仁不義,看到了某些專家罔顧事實,信口開河,也看到了投機倒把者不講道義,大斂不義之財。紅塵滾滾,大浪淘沙,這些跳梁小丑終將被歷史的車輪碾壓、覆滅。
   三曰禮。禮之用,和為貴,德不孤,必有鄰。面對當前波詭云譎,泥沙俱下的世界局勢,素有禮儀之邦稱謂的中國適時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倡議,并尊崇禮儀外交,將這一構想不斷付諸于實踐。基于此,我們才得到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遼河雪融,富山花開”這樣詩意的饋贈,我們才深刻領悟了“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的豐富內涵。這種了悟源自骨肉同胞的血脈相連,源自專家學者的前赴后繼,源自國家政要心系蒼生,登高望遠的博大胸懷,也源自異域民族的雪中送炭。各美其美,成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這是中國人的哲學,中國人的道義,中國人的智慧,也是中國人的境界。
   四曰智。這次疫情是繼非典之后,對國人智慧的又一次嚴峻考驗。當前,病毒在世界范圍內傳播,并呈愈演愈烈之勢。許多疫情嚴重的國家亦步亦趨,開始“照抄”我們的防控經驗。作為一名中國人,我們固然可以引以為豪,但更應該深思,深思成功之所在。毋庸諱言,這成功絕非唾手可得,而是“眾人拾柴火焰高”的集中體現。鐘南山、李蘭娟等國之棟梁,以嚴謹務實的態度,以創新的火花驗證著科技的含量;火神山、雷神山、方艙醫院的建成抒寫著中央的英明果決;一省包一市,讓血濃于水的情誼得以展現;無需提醒的自覺,有道德約束的自由,普通民眾“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家國情懷令人難忘。坎伯蘭說,極端的命運是對智慧的真正檢驗,誰最能經得起這種考驗,誰就是大智大慧。毫無疑問,中國對此做了最好的解讀。事實雄辯地證明,中華民族是大智大勇的民族,中國人民是無私無畏的人民!
   五曰信。內不欺己,外不欺人。這是中國人歷來秉承的處世信條。疫情中,政府三令五申,調控物價,調控醫用品、藥品價格,使老百姓惶恐不安的心靈得到慰藉;誠信贏天下,通過政策攻心,號召民眾以“根植于內心的修養和為他人著想的善良”為人格底線,坦誠交代自己的旅行史與接觸史,及時隔離與診治,杜絕疫情的蔓延與傳播;疫情中,在竭盡全力救治本國患者,確保人民生命安全的同時,對疫情嚴重的國家或投桃報李,或慷慨解囊。“黑夜總會過去,黎明一定到來”,這是我們對世界虔誠的祈禱,也是我們對人類由衷的祝福。我們有理由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精華思想必將再一次得到驗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人性感召必將再一次得到佐證。“試看將來的環球,必將是赤旗的世界!中國將站在世界文明的巔峰且歌且舞!
   多難興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無異于一場大考,中國,以綿延不息的文明,以堅忍不拔的毅力和萬眾一心的凝聚力,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壯士斷腕的決心,精衛填海的恒心,愚公移山的雄心,兼濟天下的誠心,都無不驗證著傳統的“五常”倫理思想在時代陽光下的發揚光大。春風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塵。這是對中國最詩意的評價。生在這樣一個英雄的國度,我們心潮澎湃;有這樣英雄的人民一路同行,我們倍感驕傲。此生不悔入華夏,來世還做中國人!我想,這當是所有中國人共同的心聲。
  

共 2558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場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對人類造成的災難和影響可謂史無前例。面對疫情,我們個人到政府方方面面也進行了堅決與無畏的抗衡,檢驗著人性,考驗著政府的執行力。這篇文章的作者從中國傳統的“五常”倫理角度出發,對這次行將結束的疫情做一個粗淺的較理性的分析,這五常就是仁義禮智信。作者圍繞這五個方面娓娓道來侃侃而談,有說理有例證,深入淺出淺顯易懂,犀利深刻地詮釋了這場疫情對中華民族既是災難,更多的是多難過后的興邦。文章結尾處總結得很好“中國,以綿延不息的文明,以堅忍不拔的毅力和萬眾一心的凝聚力,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壯士斷腕的決心,精衛填海的恒心,愚公移山的雄心,兼濟天下的誠心,都無不驗證著傳統的“五常”倫理思想在時代陽光下的發揚光大。”生在華夏的兒女,我們的確應該知足而自豪。文章結構層次分明,邏輯清晰,論述精彩得當,正能量的作品,推薦賞閱。【編輯:葉華君】【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F202004160003】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葉華君        2020-04-08 06:38:45
  大難過后進行深刻的總結與反思才能讓我們更好地走向未來。拜讀精彩佳作,感謝作者賜稿曉荷社團,創作辛苦了。人間最美四月天,敬上香茶一杯。
葉華君,簡陽市作協會員,成都市簡陽市草池鎮人。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工,我有一顆善感而質樸的心,我愛我的家鄉我的親人!QQ1052430610
回復1 樓        文友:晗夫        2020-04-08 10:40:58
  春天已經到來,勝利屬于中國!謝謝精彩按語,遙祝安好!
2 樓        文友:天山        2020-04-09 10:47:44
  為生在華夏當炎黃子孫驕傲!如文!喜歡!拜讀了。
福往者福來,善行者善至。勿作惡,心懷善念處世界,半夜不怕鬼叫門,善哉善哉……
回復2 樓        文友:晗夫        2020-04-14 21:41:31
  奉香茶!
3 樓        文友:何葉        2020-04-17 15:27:47
  感謝老哥來社團支持,并獲得精品!期待更多精彩!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回復3 樓        文友:晗夫        2020-04-19 14:55:10
  問候葉子,非常時期,祝一切安好!
4 樓        文友:宇藍        2020-04-23 18:10:02
  看來要多學習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這些基礎教育了。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