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暖】血泉(大型戲曲)

精品 【曉荷?暖】血泉(大型戲曲)


作者:李希華 白丁,33.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717發表時間:2020-03-21 14:25:19


   時間:1948年春夏之交。
   地點:兵家必爭之地的鳳陽山靠山村。
   人物:孫巖蘭,女,四十歲,石老大之妻,鄉村女人;
   石老大,四十八歲,地下黨的工作者;
   石荒年,十八歲,孫巖蘭之子;
   棗花,十八歲,孫巖蘭兒媳;
   趙群生,三十八歲,游擊隊隊長;
   小戰士,十七歲,游擊隊隊員;
   牛陣風,五十歲,土匪,國民黨上校軍銜,百日清剿司令;
   戰士甲,戰士乙;
   匪軍甲,匪軍乙;
   游擊隊戰士若干;
   群眾若干;
   國民黨匪軍若干。
   布景:天幕呈現巍巍鳳陽山脈。這里為靠山村一戶人家的草屋橫斷畫面。分一明兩暗三間房。中央為明間,有方桌、板凳等。墻角處放著一堆鋪蓋,暗間在兩邊,左邊的暗間掛一土布門簾,右邊的暗間也被一副緊閉的木門遮擋住。舞臺左側一處山泉奔流,使人自然想起它的源頭來自鳳陽山。
  
   (一)
   合唱:
   鳳陽山泉多又多,
   個個都是甜水窩。
   淙淙流淌永不息,
   好似郎妹在唱歌。
   千首萬首唱不盡,
   歌比天上星星多。
   抖起精神亮開嗓,
   唱一曲蕩氣回腸血染泉水歌。
  
   [歌聲止時幕啟,初春的深夜,異乎尋常的寂靜。石老大正在“篤篤”敲著右邊暗間的腰門。他四十七、八歲,雖是莊稼人打扮,卻也透出幾分儒雅氣質。
   石老大:巖蘭,讓我進去。我知道你沒睡,難道你以為我又……我沒喝酒,真的沒喝酒……快開門呵,我有話跟你說……
   [棗花從左邊掛有布門簾的暗間走出。她僅有十八歲,很美,也很機靈。
   棗花:爸,您回來啦。
   石老大:哦!棗花,你還沒有睡呀?
   棗花:我把孩子哄睡了。(端上一盆水)爸,您快洗一洗吧。
   石老大:唔。(邊洗臉)我給牛家圩記帳呢,一躭擱就回來晚了。荒年也睡了嗎?
   棗花:幫河西村王禿子家砍山草去了。
   石老大:你自個兒正在月子地里,怎能讓他走呢?
   棗花:荒年說,家里又多一張嘴,他要多掙點錢……
   石老大:唉……
   [一場雞啼。
   棗花:天不早了,媽又把你關在外邊了。(敲門)媽……
   石老大(制止地)別叫了。她以為我喝酒了。她煩我跟牛陣風在一塊兒。可我是他的管家難免……你媽她……
   棗花:爸,媽也太不顧這個家了,咱們苦苦累點兒糧食,她拿去“放飛金”!今個給山上游擊隊送點米,明個給山上游擊隊送點面,害得全家勒緊褲帶過日子……
   石老大(動情地)她的心善良啊。
   棗花(失口)她是在戀著……不,咱們做晚輩的,不該講這話……
   石老大:孩子,我知道你要說的話,我也知道她在戀著一個人……
  
   (唱)
   他曾救過你媽命,
   患難之交結同心。
   如今征戰沙場上,
   你媽自然更崇敬。
   棗花(接唱)媽有兒孫有家人,
   不該和您再分心。
   她冷言冷語冷面孔,
   您枉費白面難貼餅。
  
   [棗花難過的擦淚,石老大不由傷感。
   [一陣激烈的槍聲伴著瘋狂的狗吠,石老大鎮定起來,他走向窗前傾聽、凝思。嬰兒啼哭,棗花即刻進里屋。下
   [另一單間木門打開,孫巖蘭披衣走出。她,四十多歲的鄉村女人,剛毅、善良、且不泛動人光彩。
   孫巖蘭:哪兒來的槍聲?
   石老大:哦,你起來了嗎?
   孫巖蘭(旁若無人)哪兒來的槍聲?哪兒來的槍聲?
   石老大:看你急的!你只聽到槍聲?就沒有聽到我敲門聲嗎?我看像是大金山那邊的匪軍在圍擊游擊隊。
   孫巖蘭(一震)圍擊游擊隊?我不信,那些頑固派沒這大膽子。他們快完蛋了,不是都變成縮頭烏龜不敢出“洞”嗎?
   石老大:狗仗人勢嘛,現在有國民黨大兵給他們撐腰。
   孫巖蘭:大兵,他們不是都跑到淮河北岸同共產黨打大仗了嗎?
   石老大:昨天我親眼看見那些廣西猴子,說是來了一個團。在永康鎮召開誓師大會,要搞“百日清剿”……
   孫巖蘭:怎么百日清剿?
   石老大:他們揚言,一百天內消滅鳳陽山的游擊隊。那個團長姓查,滿臉大胡子,說一天不消滅游擊隊,他一天不剃胡子……這么一張顯,地方匪軍也就猖狂起來。
   孫巖蘭:那、那……我去山上。
   石老大:現在十八條進山的路都被封鎖了,我回來就是要告訴你,不能冒然進山,會有危險……
   孫巖蘭:那……
   石老大:你不要急,在家看好孩子,等我打探到消息再回來告訴你。巖蘭!那,我走了……
   [孫巖蘭像是沒有在聽石老大說話,憂心重重地看著遠方黑夜。
   [又傳出一陣槍聲,石老大背起火槍快步走出門,下。
  
   孫巖蘭(唱)
   槍聲震蕩我的心,
   肝腸寸斷想親人。
   他是否對敵在作戰,
   他是否潮濕山洞避寒冷?
   風聲鶴唳我害怕,
   黑夜寂靜我心驚。
   天天朝著北山望,
   兩眼望穿不見影。
  
   (擦淚,白)嗨!我干嘛要想他?我有丈夫、兒子、現在又有了孫子。(痛苦地)可是,我忘不了他,一直望忘不了他……
   [嬰兒一陣啼哭。
   [孫巖蘭欲掀門簾走時,又停止轉身吩咐。
   孫巖蘭:你趕快點弄點柴禾,我為棗花煮幾個雞蛋,老大,老大呢?準是又死到牛家圩為牛陣風奔葬去了……
   [孫巖蘭匆匆走下,靜場,天色漸明。
   [激烈的槍聲伴著狗吠。“站住!捉活的,不要讓他跑了…”
   吼叫聲此起彼落。
   [靜場片刻。
   [小戰士上,一位十六、七歲的孩子,稚氣的臉龐與那身老氣橫秋服裝很不相稱。他大喘粗氣,像是剛剛離開格斗戰場。
  
   小戰士(唱)情報送出一身輕,
   回山遭遇眾頑兵。
   不是奪路跑得快,
   光榮簿上有我名。
   (白)我這是在哪?(竭力辨認)
   (接唱)
   隊長常說靠山村,
   溜溜泉水連家門。
   鄉親為把戰友護,
   血染泉水傳佳名。
   敵人又要大屠殺,
   危急前來求親人。
   駐足門外細思忖,
   牽連他們怎忍心?
  
   [孫巖蘭上,她端一碗熱氣騰騰的荷包雞蛋。
   孫巖蘭:大清早,是哪那個站在門外?
   小戰士:我是……
   孫巖蘭(警惕地)你是干甚的?
   小戰士:我,我是山里游擊隊……
   [孫巖蘭急忙放下碗筷,近前觀看。
   孫巖蘭(不由一驚)呵!不錯,不錯!正是……
   [音樂起。孫巖蘭沉浸在夢幻里,迷茫之態。
  
   [幕后伴唱:
   分明又是一場夢,
   眼前站著心愛人。
   天也轉來地也轉,
   誤把小戰士當成趙群生。
   孫巖蘭(顫聲地)呵,群生,趙群生……
   小戰士(奇怪地)大媽,您認錯人了。我不叫趙群生,趙群生是我們隊長。我叫山娃子。我是跟著我們隊長從皖西過來的。
   孫巖蘭(清醒,尷尬萬分)呃,呃,你也是從皖西過來的!看我胡涂了。你們隊長早不是這個年紀羅!我的頭昏越來越壞,老這么眉毛胡子分不清……
   小戰士:大媽,你認識咱們隊長?
   孫巖蘭:認識,認識!咱們同在地主老財牛陣風家……
   小戰士(驚喜)您就是孫巖蘭大媽?
   孫巖蘭:您怎曉得我的名字?
   小戰士:我還在當新兵時,就聽隊長說過您。他還說有機會,帶我來看您呢。
   孫巖蘭:那他為啥不帶你來呢?
   小戰士:他帶我來了。
   孫巖蘭(驚喜)真的?
   小戰士:那是去年中秋節夜晚。
   孫巖蘭:中秋節夜晚!
   小戰士:他對我說:“我帶你去跟大媽團圓。”
   孫巖蘭:跟我團圓!
   小戰士:隊長提著一壺燒酒,我提著一只山兔。
   孫巖蘭(神往地)好呀。
   小戰士:我跟他踏著月光,走得飛快,恨不得一步跨到您身邊。
   孫巖蘭(急不可待)那后來呢。
   小戰士:隊長又對我說:“我跟你大媽說話,你負責斟酒,不許你插嘴。”
   孫巖蘭:對,我倆說話兒,你不許插嘴,那你們快走呀……,
   小戰士:我們走著走著,隊長停住了腳步。
   孫巖蘭(急)停住了腳步?
   小戰士:隊長突然改變主意……
   孫巖蘭(激動)為什么要改變主意?
   小戰士:我猜想,準是因為天空飄來的那塊云彩遮住了圓圓的月亮。
   孫巖蘭(懈氣、傷心擦淚)呵……你猜得對,我想也是因為那塊飄來的云彩遮住了圓圓的月亮。
   小戰士(激動)大媽,我真想化作一陣輕風,把遮住月亮的云彩吹去!
   孫巖蘭(癡迷地重復)化作一陣輕風,把遮住月亮的云彩吹去……
   小戰士:對對!那樣,我們就能和您團圓了。
   孫巖蘭:我多么盼望和你們團圓呵,可我知道,圓圓月亮被云彩遮住,輕風是吹不去的……
  
   (旁唱)
   牛陣風也像那塊遮月云,
   千刀萬刮難解我心頭恨。
   那一年我和群生已相愛,
   他想要我做小起了歹心,
   趙群生在牛家燒起一把火,
   火未燃著卻召來禍殺身。
   趙群生被追趕跳進洛河,
   水面上響起了瘋狂槍聲。
   湍急的河水帶走了趙群生,
   湍急河水帶走了巖蘭的心。
   群生多年無音信,
   巖蘭多年沒了魂。
   得知他投奔共產黨,
   巖蘭欣喜又慶幸。
   得知他是山里游擊隊,
   巖蘭視戰士都是親人。
  
   (白)孩子,快跟我說,怎么就你一個人?
   小戰士:隊長讓我給淮海的大部隊送情報,想不到回來敵人阻住了進山的路。隊長等不著我,不知該怎么急呢…
   孫巖蘭:孩子,你在大媽這里不礙事!你餓了吧?這是我做的荷包蛋,你先吃點兒……
   [槍聲更加激烈。
   小戰士:來不及了,他們追來了。
   孫巖蘭(拉小戰士)快!跟我來。睡在里屋床上,就說你是我兒子……
   [孫巖蘭拉小戰士至另一間房門前。屋里傳出嬰兒啼哭。
   小戰士:孩子!
   孫巖蘭:我的孫子。你就睡在他的床上!
   [孫巖蘭引小戰士入內,頃刻,小戰士走出。孫巖蘭隨上。小戰士(為難地)大媽,我不能上你兒媳婦的床!
   [棗花急上。
   棗花:同志哎,顧不得這些了。眼前保命要緊呀。
   孫巖蘭:棗花說的對呀!孩子,槍在響,狗在叫,趕快進去吧,好好躺在棗花身邊,敵人不會看出破綻的。
   小戰士(激動地)姐!大媽……(熱淚盈眶,跪在她倆面前,泣聲)
   [她倆一齊拉他起來
   孫巖蘭:孩子,別犯傻了。
   [她倆幾乎架著小戰士進里屋,下。
   [靜場片刻。
   [激烈的槍聲,吼叫聲此起彼落,若干匪軍跑上。
   匪軍甲:弟兄們,挨家挨戶搜!誰放走游擊隊,誰拿腦袋見我!(轉向房門大叫)有人在家嗎?
   [一陣山羊嘶叫聲。
   匪軍乙:報告班長!按照你們的吩咐,我已把山羊結結實實地拴在村口的柳樹上了。
   匪軍甲:快他媽的進屋搜查!
   匪軍乙:班長!雞蛋。將碗端在手里。
   匪軍甲:有毒!
   [孫巖蘭從容地上。
   孫巖蘭:老總,你放心,我們是不會放毒的。
   匪軍甲(奪過匪軍乙手里碗)給我!
   [匪軍甲三下兩下吃完雞蛋。
   匪軍甲:味道不錯。娘們,你知道我們要來?
   孫巖蘭:那還能不知道?你們天天“清剿”,哪天不來呢?昨晚槍聲響一夜,你們回不去,還能不到各家各戶望望?
   匪軍甲(點頭)嗯,你說的有道理。我們可是公事公辦!我們吃了你的,喝了你的,還要在你家搜查搜查。
   (示意匪軍乙)還站在這里干什么?快到里屋看看!
   匪軍乙:是!
   [匪軍乙端著槍,顫顫驚驚進里屋,少頃,復出。
   匪軍乙(驚叫)班長!屋里有人……
   [匪軍甲閃電般躲到桌下,推彈上膛。
   匪軍甲(怒視孫巖蘭)你這娘們,我說今天怎么對咱親熱起來呢。你說,屋里到底有多少人?
   孫巖蘭:三個人。
   匪軍甲(命令地)快,快讓他們投降,叫他們把武器從房里扔出來。
   孫巖蘭(不由笑出聲)老總啊,他們哪來的武器喲。那是我害重病的兒子、正在做月子的兒媳婦和剛剛來到世上的孫子,他們都睡在床上。老總,跟我進來仔細瞧瞧吧。
   匪軍甲(半信半疑)瘦狗,快跟她進去!
   [孫巖蘭領二匪軍入內。
   [小山羊的嘶叫聲。
   [石荒年上。雖然只有十八歲,過度勞累的痕跡卻印在他的臉頰上。
   石荒年(傷感地)可憐的小羊,是誰用繩子把它綁得這樣結結實實?
  
   (唱)
   我也像這小山羊,
   被繩索緊緊捆綁。
   有家難歸親人難見,
   累斷筋骨不停忙。
   做月子棗花可安康?
   剛出世孩子啥模樣?
   為討生計我在外,
   對不住妻子和兒郎。
   干活時心中老念叨,
   鋒利鐮刀把手傷。
   我流汗呵又流血呵,
   攥著血汗錢回家把她母子望。
  
   [石荒年欲進門,匪軍甲、乙從里屋走出。
   匪軍甲(自言自語)老子不走運,真他媽的晦氣,偏偏碰上人家小,倆口兒在床上睡覺。呸!

共 16544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血泉》所展現的是戰爭年代里極其殘酷的環境,這本是充滿腥風血雨,生死搏斗的歲月。然而,在李希華老師的作品中,經過時間的過濾,生活的苦難,刀光劍影的戰場,均已淡化,在他的視界中,突出顯現的乃是在這種特殊的背景下,人的一段情感經歷。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生活自然被戰爭的殘酷、所牽動,甚至帶有幾分的傳奇色彩。然而,劇作家所著力的卻是在傳奇性的感情 博斗中發掘出真與美的種子。劇本精彩,有感染力。幾個主人公英勇就義的場面讓人肅然起敬!佳作!推薦共賞!【編輯:雙頭狼】【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322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雙頭狼        2020-03-21 14:27:09
  一部精彩佳作。很有感染力,學習了!問好李老師!
回復1 樓        文友:李希華        2020-03-23 16:46:38
  謝謝編輯辛苦編文。敬茶感謝!
2 樓        文友:何葉        2020-03-23 12:29:52
  恭喜李老師獲得精品!再接再厲!加油!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回復2 樓        文友:李希華        2020-03-23 16:47:20
  謝謝禾小妞社長支持鼓勵,我會加油的!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