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八一文學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庵堂阿婆(散文·家園)

絕品 【八一】庵堂阿婆(散文·家園)


作者:小小蓮兒 童生,724.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5891發表時間:2019-08-19 16:26:55

【八一】庵堂阿婆(散文·家園)
   庵堂沒有名字。
   這個“庵堂”,和寺廟沒有關系,也和道觀沒有關系。它坐落在我爺爺家老屋的后面,沒人知曉它建于哪朝哪代。
   庵堂老了。野草擠滿了翹起的檐角,一群嘰喳的麻雀磕頭似地啄著殘破的瓦墟。蝕跡斑駁的銅香爐仿佛隔了朝代,卻滋生出一種佛意,人便心生敬畏。
   阿婆安靜地坐在中堂那張棕黃的藤椅上,低低地誦著經梵。后院的銀杏樹送來嘩嘩的風聲,一起來的還有鄰家孩子的牙牙聲,夫妻間的嘻鬧聲。阿婆停了誦經,一臉慈悲地聽著。
   錯落的花影搖曳著,它們聽懂了風的語言。不驚不擾的時光穿過人間,像少年,又像花白老人。
   中堂香霧裊裊,像天空流過的云朵。我躺在阿婆的竹榻上,數著云朵,沉沉睡去。
   “篤、篤”的木魚聲敲開庵堂朱紅色的木門,在河浜、在葳蕤的萬物里安詳。
  
   二
   小時侯,我常常站在老屋后面,尖著喉嚨沖著河對岸的庵堂大叫,阿——婆,尼姑阿——婆。一旁的奶奶趕緊捂住我的嘴,阿囡,不許皮。
   庵堂院門嘎吱一聲,阿婆急急走出,拖著長長的尾音,蓮——兒。我脆生生地應,斜著身子跑過去。阿婆笑瞇瞇地牽起我的手,走過搖搖晃晃的小木橋。
   阿囡,聽阿婆話喲。奶奶的叮嚀從身后淌過河浜,輕飄飄的。
   春風百轉千回,草木惺忪,金色的陽光像千萬片魚鱗在芽葉上閃光。院里的植物次第盛放,只開白色的花,像下了一場雪,又像一場莊重的祭祀。墻角的棗花固執地開、落,卻不愛結果。奶奶說,奇了,棗花是粉的,竟也開白了?阿婆笑而不語,愛憐地看著。
   我總在她們不注意時,將瘦小的身子藏匿于一大片白色中,成為其中的一朵。草木瓦礫間有陽光落地的聲音,縝密的香味酥軟地鉆入鼻腔,讓我有些暈暈乎乎。撥開花枝,看著阿婆、奶奶尋我時慌促的樣子,我得意地手舞足蹈。
   幾只蝴蝶穿梭在花影里,我追著、攆著,玩累了,丟下它們用手去掐那些花朵,一定是開得最好的,回家養在水瓶里,幾天便謝了,捧著花瓣,大哭。多少年后才懂得,你的歡顏,我的清喜,原是兩不相干。
   晨曦微露時,秋菊低放,人便泡在花香里。阿婆愛喝自制的菊花茶,它又素又簡。摘菊花時,阿婆必先凈手,敲一會木魚,菊在木魚聲里孤生著喜悅。陽光投射在皸裂的墻上,裸露著褐色的光,像干涸的河床,粗糙、沉默、孤獨。
   一些隱約的痛楚,從肋骨升起。關于庵堂、關于過去、關于命運、關于愛恨的牽絆。
   那一年,春風撩綠了庭院。十七歲的爺爺跟著太爺爺北渡長江,赴蘇北辦事,在太爺的朋友家,遇見了怡。十七歲的怡是一朵白菊,素素地開在世間。爺爺是一枝竹,臨風長立。只一眼,怡的世界,像庭前的芭蕉樹,長出了青果,青澀的果汁染了少年雪白的衣衫。翩翩少年,情有獨鐘的卻是江南桂花香里我奶奶的笑顏。
   少年終成了往事。那年的春月,清冷地掛在阿婆心頭,像爺爺的“無情”,像階前長滿了深綠的青苔,摸上去,涼涼。
   光陰幾盈虛,歲月待了誰?江南再次青綠的時候,爺爺奶奶花好月圓。
   幾年后,怡突然來了蘇州,懷抱幾枝白菊,成了庵堂主人。妍妍年華,韶光掩了重門。木窗下的老紡車,嘆息著扯出一段段無量悲歡。晨昏里,阿婆攬著菱花鏡唱詞“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無非是愛恨,沒有什么過不去。奶奶看著一樹丁香雪,掩嘴輕笑。放不下,那就還俗。阿婆也笑,抱起奶奶懷中的二叔,多秀氣,像你。兩個清水般的女子,在俗世煙火的情感里,低到塵埃。
  
   三
   月色逝去,浮生未歇。后院的菩提樹邂逅季節,墨綠色的葉片泛著臘質般的光,以此紀念那些悲涼的繁盛,繁盛后的荒蕪。阿婆長生久視。
   天空澄明,我追著風箏在弄堂里快樂地奔跑,黑壓壓的麻雀棲息在枝椏上。桂花糕的清香隔著河浜逶迤而來。奶奶正忙,我纏著爺爺送我去庵堂。但他只是站在橋頭,目送我蹦跳著進去,旋即轉身。光陰忽短忽長,他卻從未踏進庵堂一步。或許,在爺爺心里,阿婆的愛情,都是旁枝斜逸的草圖。桃紅梨木,那也只是一個人的愛情,無關秋風。
   記憶中,除了奶奶、爸媽與我,極少有人來庵堂,包括我堂姐,我的玩伴和那些左鄰右舍。年少天真的我,如何懂得庵堂真正的含義和禁忌。但是,直到今天,關于庵堂,它在我心里依然只是一個家的樣子,阿婆的家。灰墻黑瓦,一灶、一桌一水缸,一床、一柜一紡車,空落落似的,也是尋常人家的擺設,過著尋常人家的日子。奢侈的,只是前后寬敞的院子,比尋常人家大了許多。
   深秋時,庵堂院里的佛珠樹結滿佛珠,也稱菩提子。成熟的佛珠堅殼、圓潤、呈土色,珠心似空非空。阿婆挑大而光澤的摘了,用針把珠心里的碎屑掏空,陽光下晾曬幾天收去濕氣。用紅線串起,讓孩子們套在手腕,祈福平安、健康。
   聽爺爺講,庵堂之前是有菩薩像的,有七八個師父,整日香煙裊裊,梵音施然。解放蘇南時,寺院住了不少解放軍傷員,師父們日夜不寐,為傷員洗衣、熬魚湯,精心照顧。阿婆年齡雖小,但讀過書,識得不少藥草。不管刮風下雨,挎著竹籃跑到荒郊野外遍尋藥草,回來洗凈、晾曬,自制草頭方,消炎殺菌,效果奇好。傷員歸隊時,部隊領導曾特意來庵堂感謝她們。
   后來,師父們逐漸老去,菩薩像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被砸毀。寺院東西廂房被分給幾家困難的百姓入住,僅留下兩間中房和阿婆在蕭蕭風雨中見證寺院的過往興衰。
  
   四
   清晨也新,黃昏也重。云朵堆積在天空,灰色越來越深,風急,雨水便來了,一發不可收拾。岸邊的青藤、野茭白無精打采泡在水里,鼓漲的湖水涌過低矮的堤,漫過庵堂院里一壟壟黃瓜、西紅柿、豆角、矮小的花樹……阿婆嘆息著卷起褲管,揮著鐵掀在院里挖起窄窄的排水溝。雨水糾纏著不肯離去,一股一股淹過阿婆的腳踝、小腿,阿婆扔了鐵掀,抹起眼淚。
   天亮時,雨水退了。隔壁的大爺和爺爺,在庵堂門口連夜挖了條又深又寬的溝,一直通到左邊的河浜,水自然退了。
   雨水過后的庵堂,花枝萎靡,透著一層凌亂。我坐在小竹椅上,濕漉漉、黏糊糊的空氣讓我有些發悶。阿婆,你有阿囡嗎?阿婆,你有阿爹嗎?阿婆不答,目光越過堂門,落在后院的杏樹上生了根。杏果滿枝,泛著青色,小可憐似的,從不惹我稀罕。
   我無聊地拍著桌子,拉長了聲音,尼姑阿婆——我要吃糖果、蘋果,要……阿婆不理。我抓起桌上的木魚,啪地摔在地上。阿婆回過神,啪啪兩下,抽得我屁股火辣辣地疼。我委屈得像只被激怒的小貓,撲過去,揪著阿婆的手又撓又咬,阿婆笑得光陰都慢了下來。
   桂花開時,阿婆用糯米粉做一些花花綠綠的糕點,上面撒上米粒樣的桂花和芝麻,綴幾顆紅棗,甜、糯又精致,若有若無的香,恰到好處。我抓一塊就往嘴巴塞,燙得跳腳。阿囡,不急,都是你的。其實阿婆會把大半分給鄰居,余下的歸我。我討厭像螞蟻一樣的黑芝麻,阿婆便一顆一顆用小勺挑了。
   一天又一天,我在長大,一切童年里富有的記憶漸漸遠去。冬天來訪的時候,許多小鳥沿著小徑走來,我不敢喧嘩,怕徒增了它們遍地藏匿愈往縱深的疼痛。那個任性的娃娃,不知不覺中已長成了一個善解人意的女孩。
   之后,我很少再去庵堂。許多時候,我只是隔著河浜,看大雁驚寒落葉,看竹雨秋風起,看暮色里蒼老的庵堂點起青燈,直到那天,放學歸來——
   阿婆靜靜地躺在木床上,面容安詳,幾朵白菊開在鬢角。阿婆是在半夜去了河浜,她只是想去清洗身子。那個半夜想玷污阿婆的人是她老鄰居,住在庵堂西邊的單身漢。
   半輩子的光陰,他像神一樣念著阿婆。誰知那天他喝了酒,昏頭哉……奶奶哽咽著罵。
   《維摩詰經》云:“諸法皆妄見,如夢如焰,如水中月,如鏡中像,以妄想生……”這世間,有多少因執而妄生的邪念?
   如果春天沒有開花,秋天就不會結果。阿婆,這一生的執念,你可曾動搖?
   我對著阿婆鞠躬,沒哭,阿婆說過,不喜歡愛哭的蓮兒。后來,我夢過阿婆,卻總是看不清她的臉,只有半院的花,開得雪一樣白。
  

共 3019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文章語言精美,情感深沉,勾勒出一個普通平凡的“庵堂阿婆”的形象以及阿婆對“我”的喜愛,對解放軍傷員的關愛。在曾經傷痛的歲月里,無怨無悔守著那個庵堂,那份清貧,伴著青燈,面對“一枝竹”般的爺爺,甘愿做“一朵白菊”,保持著“潔身自好”,最后不小心被湖水“吞噬”。此篇文章用行云流水般的筆法描寫了如“菊”般的庵堂阿婆的安靜、慈祥的一面,在藝術手法上又有以藏為露的含蓄,使庵堂阿婆的形象豐滿起來,使文章鮮明活潑,引發讀者對“庵堂阿婆”更深入了解,達到傳神的境界。如詩般美妙的語言,如瀉般的感情流淌,給人以美的享受。好作品,讀來順暢。推薦共賞,感謝賜稿八一社團,期待更多佳作。問好老師,祝創作愉快。【編輯:黃金珊瑚】【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8200003】【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200323第0016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黃金珊瑚        2019-08-19 16:29:27
  如菊般的庵堂阿婆,走完人生中的靜美。人生便是一朵潔白的花朵,雖無鮮艷,但亦芬芳。
   編輯蓮兒妹妹的散文,心情特別舒暢,如詩般美妙的語言,如瀉般的感情流淌,給人以美的享受。
   感謝妹妹賜稿八一社團,祝創作愉快。問好,下午好。
黃金珊瑚
回復1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1:04
  謝謝姐精準編按,辛苦了。阿婆看著我長大,給予我許多的疼愛,她的一生,平凡又不平凡,執著快樂又讓人嘆息。愿歲月靜好。
2 樓        文友:閑妹        2019-08-19 17:18:00
  作者文字優美,仿佛流出淡淡的清香,一如這個婆婆媽,好作品,為作者點贊。
歡迎來到江山如畫社團
回復2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1:58
  謝謝老師留墨,祝秋安快樂。
3 樓        文友:老鼠的親兄弟        2019-08-19 17:54:59
  大姐,我鉆進來看看你編的稿子。我已經很久沒有上來過了。
回復3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2:48
  祝老師早安快樂。
4 樓        文友:一品青蓮        2019-08-19 18:49:54
  一座見證了滄桑歲月的庵堂,一朵由青澀到隕謝的“白菊”,那是祖父一段曾經瑰麗溫馨的夢,茫茫紅塵原來是一直有過遺憾的,亦曾記得一句話,一個人,一座城,埋葬一生。還有“我”的童年,那是有趣的,也是難忘并值得懷念的,有庵堂,有阿婆,還有……。每讀蓮兒作品,總有滄桑縈繞,原來,這便是那些年有些人不能忘卻的流光歲月。支持蓮兒老師,更多佳作!
看看這人來人往,他們的腳步彷徨,故事沒有結束,理想落花流水一場;十字路口的迷茫,究竟,你和誰緣分相當?
回復4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5:51
  謝謝青蓮老師,生命中或許有許多的遺憾,因為有遺憾,讓我們更懂得珍惜。多少年過去了,童年的記憶從不曾忘卻。祝老師早安快樂。
5 樓        文友:放開所有        2019-08-19 20:06:00
  一個字, 美 ! 文字居然能寫出這么美的句子,看蓮兒姐的作品是一種享受。為蓮兒姐點贊
愿用粗淺的筆墨勾勒美好的人生
回復5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6:46
  謝謝小放支持,互相學習,祝小放夏安筆豐。
6 樓        文友:想飛的企鵝        2019-08-19 20:29:43
  好美的文筆,讀著讀著有了一絲傷感,讀到最后竟然淚眼模糊了!落地有聲的日光,阿婆的木魚,還有那傳說中的庵堂……太美了。
回復6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48:53
  謝謝老師留墨,寫到最后,一直流淚,愿世間所有美好長存。祝老師夏安筆豐。
7 樓        文友:山水伴流云        2019-08-19 21:30:41
  庵堂是圣潔的地方,它居住著如菊的阿婆。伴著“我”童年的回憶流淌著純潔的故事,然而歲月又是如此的沉重……
回復7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51:24
  謝謝風,庵堂是我永遠無法忘卻的,那里有阿婆,有我童年的快樂……祝風一切都好,夏安快樂。
8 樓        文友:風瀟瀟        2019-08-19 21:49:23
  嫻雅,恬靜,美好,親切,蓮兒棒棒噠,一如既往的喜歡。
回復8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52:50
  謝謝瀟瀟留墨,最近忙,很久沒寫了,向你學習,祝你夏安筆豐,快樂。
9 樓        文友:墨林        2019-08-19 22:04:29
  情融其中,非常唯美!感謝賜稿八一文學,祝創作愉快!
墨林
回復9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54:24
  謝謝老師,努力學習,進步,祝老師夏安快樂。
10 樓        文友:上官歡兒        2019-08-19 22:10:16
  一段娓娓道來的歲月,流光里,阿婆依稀含笑而來……心中有愛的女人,是幸福的。祝福蓮兒,也祝福阿婆。
上官歡兒
回復10 樓        文友:小小蓮兒        2019-08-20 06:58:04
  謝謝姐,多少年過去,阿婆的音容笑貌依然在眼前。特別寫到結尾,淚水未曾停止。姐說的對,心中有愛的女子,當是幸福的。相信姐愛長伴,幸福長駐。
共 36 條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