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華文部落 >> 短篇 >> 雜文隨筆 >> 【華文】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雜文)

編輯推薦 【華文】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雜文)


作者:羅滄 童生,698.31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031發表時間:2019-08-07 09:09:03
摘要:這篇人物事跡拙文《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乃是筆者考察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縣“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及其相關內容以后而所寫有感之作,不但完全屬于筆者獨家原創與一得之見,并不針對任何人之大作進行剽竊或抄襲,僅僅是代表筆者個人觀點,如是方家人士不喜勿噴,而且純粹屬于不登大雅之堂了,不求達到洛陽紙貴,只圖能夠敝帚自珍,誠然如此而已。


   唐朝曹鄴《官倉鼠》云:“官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健兒無糧百姓饑,誰遣朝朝入君口?”——題記
  
   路南縣,屬于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彝族自治縣舊稱。元朝至元十三年(公元一二七六年),將落蒙萬戶府降格為州,命名為路南州。民國二年(公元一九一三年),廢州設縣,始稱為路南縣。一九五六年成立路南彝族自治縣,一九五八年被并入宜良縣,一九六四年恢復路南彝族自治縣建制。一九八四年路南彝族自治縣劃歸昆明市管轄,一九九八年更名為石林彝族自治縣。
   一
   許良安乃何許人也?許良安,一九〇八年前后出生,祖籍云南省寧洱縣通陵鄉(即今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縣通關鎮)人氏。畢業于云南東陸大學(即今云南大學前身)政治經濟系,第三屆行政人員高等檢定考試全部及格第一。在擔任云南省路南縣縣長之前,先后任滇黔綏靖公署干部訓練總隊少校訓育主任、云南省戰時工作視導團第三隊副隊長、云南省地方行政干部訓練團政治教官、滇黔綏靖公署步兵第二旅政訓廳中校政訓主任等職務。
   民國三十二年(公元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三十五歲的許良安,被云南省政府主席龍云任命為試署路南縣縣長,五月三十一日經宜良狗街(即今云南省昆明市宜良縣狗街鎮)到達路南縣城,六月一日到縣府大堂接印視事而宣布正式上任就職。
   當年正值抗日戰爭的關鍵時期,許良安棄民族大義于不顧,鯨吞抗戰田賦,巧立名目違征酒稅,甚至以下鄉巡查為名,向全縣十三鄉征收旅費,而民眾稍有反抗,即用手中的武裝警察予以鎮壓。上任不到半年時間,他就以貪污、亂收費、亂罰款等手段,將國幣一百五十萬余元裝進自己的腰包。此數目約為當時路南縣一半的財政收入,許良安的巧取豪奪,加重了路南人民的災難。
   他還以征兵為借口挑起事端,乘機打擊民主進步力量。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又以縣中學有奸黨分子為由,率政警隊到學校綁架進步教師,殺傷聲張正義的學生,終于激起了社會各界義憤,從路南縣政府機關、縣議會、縣黨部到全縣十三鄉鎮,從社會團體、中小學校到普通老百姓,都加入了打倒許良安的行列運動。
   廣大民眾經過一系列的斗爭,在同年十二月二十日,云南省政府主席龍云,簽發第八八八次會議決議:“路南縣長許良安辦事不力,撤省遺缺以譚熙春署理。”后于十二月三十一日,云南省民政廳正式下發對許良安的免職令,此時距其任職才剛滿半年之久。
   一九四三年年度考核,云南省對各縣縣長工作成績記分表記載:“路南縣縣長許良安,到任日期:民國三十二年六月一日。工作實況:許縣長到任半年毫無建樹,貪婪事跡則不少。訟案月約十余件,罰款自行處理,囚犯口糧不維,多受饑餓,有借端索犯人情事。該縣長無鴉片嗜好,地方輿論不恰。未行合署辦公,亦不按時到退。該縣十九個法團以該許縣長貪臟枉法、縱匪殃民、摧殘教育等情呈到廳。年終考核分數五十分。”
   一九四四年一月十日,路南全縣各機關與全縣民眾,在路南縣文化館為許良安立下了遺臭碑,同日新任縣長譚熙春到任。許良安被免職后,在與譚熙春交接手續時,因所收田糧交代不清,被留縣盤查,其間曾于一月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以及三月二十二日三次致信云南省民政廳長,哀求準予離開路南縣。
   一九四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許良安帶胞弟以及隨行一人從縣政府后面翻墻而逃,次日一早譚熙春接報后安排人員分四路追趕,其中西頭回報:“得遇木匠一人,口稱與許縣長途遇滴水新街之山路中,見其身著軍服隨從二人步行向澄江道而去。”譚熙春在四月二日函告云南省政府,以其有“三大要件”交代未清,要求云南省政府令許良安回縣辦理交代手續,隨后云南省民政廳回復稱許良安“交代大體完竣,準予離縣”為由而了事了。
   現據云南省檔案館資料顯示可知,一九四五年許良安在昆明任中國僑民銀公司專員,住青云街21號以及一九四六年起供職于云南省政府會計處。一九四七年七月十一日,國民政府主計處發文:“為派許良安任科員,給云南省政府會計處的指令報。”一九四九年許良安任普洱縣(即今云南省普洱市寧洱哈尼族彝族自治縣)田糧處副處長,而在下鄉督征時被邊縱普光部隊三大隊俘獲。
   如今依據許良安老家的知情人透露得知,許良安被俘后進了學習班,而后被遣返回家。由于他曾有種種的貪腐行為,于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被判處無期徒刑。大約在一九七二年期間,六十多歲的許良安被特赦,回老家通關鎮住了半年,此后就不知去向了。
   二
   世人所謂貪官,就是指貪戀錢財和官職名位的官員。然而在我國古時的壞蛋官吏,卻有“貪官污吏”與“奸官污吏”之分,其共同點都是損人利己的為官當政者。貪官污吏偏重于“貪”上,強調貪心不足而非法牟利。奸官污吏偏重于“奸”上,強調陰險狡詐而勾心斗角。
   我國歷史上的貪官多如牛毛,他們利用在職權上的便利,從中騙取、侵吞、竊取、貪污、受賄或以其他手段,非法侵占各種公共財物是了。如有我國歷史上十大著名貪官,他們是秦朝趙高、漢朝梁冀、唐朝楊國忠、宋朝朱勔、宋朝陳自強、明朝劉觀、明朝王振、明朝嚴嵩、清朝噶禮和清朝和珅。
   古時另外有唐朝李林甫、宋朝蔡京、明朝劉瑾和明朝魏忠賢等著名貪官污吏。我國古時貪官尤其以清朝和珅所貪污的數額最大,故而成為我國古代貪官之最了。
   如今既有陳良宇、陳希同、成克杰、胡長清和徐才厚等著名巨貪,又有白培中、范太民、胡方瑜、李圣君、徐立新、易先華和朱玉東等貪官污吏。我國古往今來的貪官污吏,他們不但以貪污受賄而臭名遠揚,而且是貪得無厭而臭名昭著了。
   人們俗話常說道:“人過留名,雁過留聲。”(清朝文康《兒女英雄傳》)古今中外的人物留名,主要有兩種方式得以流傳:一是永垂千古,二是遺臭萬年。然而我國古代有些官員在卸任之后,要么是永垂千古,要么是遺臭萬年,從而也就是“留名青史”或“永載史冊”了。
   如是那些清官和好官在卸任之時,卻讓平民百姓戀戀不舍,恨不能長期留任,繼續為民造福。雖然說是人走了,但是卻留下了千古美名,從而為廣大民眾所稱頌不已了。例如明朝的青天大老爺海瑞,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
   如是貪官和昏官在卸任之時,卻令平民百姓拍手稱快,如同送走瘟神一樣,早走了事為快。雖然說是人走了,但是卻留下了千古罵名,從而為廣大民眾在千夫所指了。例如民國時期的貪賄者許良安,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案例。
   三
   何為“貪官遺臭碑”?所謂“貪官遺臭碑”,又稱作為“貪官碑”或“遺臭碑”,多是廣大民眾為了表達對某個貪官的憎惡憤恨,所建立記人敘事的一種紀念碑,正所謂“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復遺臭萬載邪”(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是了。
   人們所建立“貪官遺臭碑”,真正目的在于兩個方面:一是能讓貪官遺臭萬年,作為一個傳世標本以警示告誡后繼來者。二是能讓為官當政者知道,平民百姓確是多么憎恨貪官和敬愛清官,從而有利于推動社會形成一種以貪為恥而以廉為美的清正官風以及崇高官德等風尚。
   我國自古以來所立碑碣,要么是贊譽人物的美名,要么是記述人物的功業,總離不開對人的某些事跡傳狀了。我國古往今來的碑碣種類較多,有功德碑、紀念碑、里程碑、無字碑和指路碑等型式,各種各樣的碑碣,有著不同的內涵。
   在我國碑林世界里,其中一種就是臭名昭著的貪官碑。例如在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有一塊“貪官遺臭碑”,記載了許良安當官從政的種種劣跡,堪稱為碑林世界中一絕了。
   人們至于為當官從政者樹碑立傳,在我國歷史上曾經有過,并不是什么稀奇罕事。例如元朝蒙城縣令尹趙渥,因治理該縣有方而政績斐然,故在他卸任之際,老百姓為其立了一塊“去思碑”作為紀念。
   又如在明朝末年間,由于閹黨宦官專權,吳越之地有五位忠良義士,因伸張正義而以身殉難,于是明末文人張溥就作《五人墓碑記》來緬懷。可見真正能夠作為樹碑立傳者,大多數是德行高尚的風流人物,并不是沆瀣一氣的無恥之徒了。
   四
   我國古往今來送匾立碑給貪官污吏,不但是廣大民眾的一大創意物品,而且也是平民百姓的一種特殊表白,他們以此方式來表達對貪官污吏的憎恨。然而自古以來在神州大地上,平民百姓為一些貪官污吏所立了三塊“貪官碑”:山東省青島市平度市城關街道辦事處金溝子村張秀芳所立貪官碑、河南省周口市沈丘縣新安集鎮新東行政村李某所立貪官碑和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
   如今我們所見在這三塊“貪官碑”之中,尤其以“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最為有名,堪稱是開創了我國為貪官污吏立碑之先河。這三塊貪官遺臭碑,不但能讓臭名昭著的貪官污吏遺臭萬年,而且能夠作為當官從政者的晨鐘暮鼓來長鳴,從而具有非同一般的告誡作用和警示意義。
   〔一〕
   路南貪官碑是怎么回事呢?則是民國時期云南省路南縣人民,為貪官許良安所建立的遺臭碑。許良安是何許人也?許良安是如今云南省普洱市墨江哈尼族自治縣人,為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的罪魁禍首。
   人們有道是“人如其名”,許良安雖然名字叫作“良安”,但是卑鄙陰險得“許多劣跡,良心何安”(云南石林“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之語),故而被路南百姓稱為“路南縣長許良安者,實我縣空前絕后之貪官”(同上)了。
   在一九四三年四月期間,原國民黨的黨棍和軍統特務,曾擔任過龍云長子龍繩武統領靖衛旅政治部主任的許良安棄武從政,興高采烈地走在路南縣的土地上。那是正值路南縣春暖花開的時節,可見許良安也是何等的春風得意了。
   可是許良安在路南縣的所作所為,卻成為一篇實錄記載于一塊石頭上,那就是如今人們所見的“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然而那個含有美好愿望和期盼的姓名“許良安”,從此就與那塊“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一道,臭名遠揚而遺臭萬年了。
   〔二〕
   國民黨軍統特務許良安,在一九四三年被任命為云南省路南縣縣長。他剛到路南縣上任,隨即就開始貪污田賦、強征苛捐雜稅、借下鄉巡視之名勒索旅費,不但對民眾進行巧取豪奪和橫征暴斂,而且巧立名目來征收酒稅和巡查費,從而他在短短的幾個月里,就搜刮財物數目高達百萬元之多。
   許良安還動用武裝警察,鎮壓反抗他橫征暴斂的民眾,逮捕中學教師,摧殘愛國師生,從而導致十余名愛國青年受到迫害。由于許良安生性貪財,平時橫行鄉里,鯨吞田賦,造成民憤極大,后迫于民眾的情緒和輿論的壓力下,于是云南省政府撤銷了路南縣長許良安的職務。
   當年正值抗日民主運動,開展得如火如荼的時期,云南昆明作為我國民主運動的一座堡壘,不但學生運動風起云涌,而且海內外民主人士,也積極響應昆明民主運動的號召,紛紛舉行反抗暴政的游行示威。
   路南縣中學師生出于愛國熱情,宣傳抗日,反對內戰,爭取民主,反對專制,游行請愿,張貼墻報,從而得到了廣大民眾的熱烈擁護。不料許良安竟然在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動軍警,撕毀抗日墻報,抓捕了進步師生。
   當廣大師生到路南縣政府請愿時,許良安又指使其爪牙打傷師生十余人。許良安的這種法西斯暴行,激起了路南全縣各界人士的憤怒和反抗。他們組織聯合起來,聯名上告許良安的種種劣行,要求云南省政府嚴懲查辦。
   后在廣大民眾的強烈要求下,云南省政府對許良安以革職查辦了。由于正義得到伸張,廣大民眾取得勝利,于是昆明各界對路南縣人民的斗爭,給予了廣泛的支持和高度的贊揚,從而被聞一多稱贊為“路南的小五四運動”。
   路南縣民眾為了紀念這次勝利,于一九四四年一月十日,建立了一塊“路南縣貪官許良安遺臭碑”,由此將反動縣長和丑惡貪官許良安,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架上了。
   〔三〕
   人們俗話常說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路遙《平凡的世界》)許良安于一九四三年到路南縣上任之后,并沒有將前任制定的方略《石林公園初步建設計劃》,接著貫徹落實下去的重大舉措。此時許良安先后才燒了兩把“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南宋陸游《老學庵筆記》)之火,就引發了路南縣廣大民眾義憤填膺的“我們懷著滿腔怒火,勇猛地沖上‘391’高地”(李元先《我的占有邱少云》)之勢,最終他就是“夫兵猶火也,弗戢將自焚也”(春秋左丘明《左傳》)了。
   (一)
   許良安在路南縣上任之后,所燒的第一把火,就是大肆搜刮錢財,做盡喪天害理之能事。許良安置民族大義于不顧,不但鯨吞抗戰田賦,而且巧立名目來違征酒稅,甚至還以下鄉巡查為借口,向路南全縣十三個鄉鎮征收旅費。
   如是民眾稍有反抗,許良安就立即動用武裝警察予以鎮壓。就在久旱無雨的一九四三年五月份,在距離路南縣城五里的大樂臺和東海子兩個村里民眾,因為田地干旱而無法插秧,所以才飲用了普家壩的蓄水。

共 9712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作者通過對貪官許良安前前后后的所作所為,將其劣跡斑斑的過去和丑惡罪行公之于眾,對我們當今社會貪官污吏的一個警種,也是對他們的一種震懾,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只有一心為民,鞠躬盡瘁,才會得到人民的擁護,得到大家的愛戴!為官之道,欲壑難填,最后的結局不是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就是被繩之以法,在鐵窗里悔恨終身!文章考據充分,引經據典,值得閱讀!【編輯:胥婉城】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胥婉城        2019-08-07 10:47:58
  引經據典,史料詳實,值得重溫經典
婉若傾城。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