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華文部落 >> 短篇 >> 現代詩歌 >> 【華文】記憶長河里的亮點(組詩)

編輯推薦 【華文】記憶長河里的亮點(組詩)


作者:老同學 舉人,3039.0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506發表時間:2019-07-02 09:12:53


   1.
   去年我到去年里找你
   看著舉杯同慶心儀的相聚
   我默默笑了
   笑著重游了一程
  
   今年我又去去年里找你
   找了半天才發現你在前年里
   我落淚了
   淚水滑過我難健全的羽翼
   你的長發又長長了
   我對屏梳理自己的思緒
   它從未打結
   一直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還好
   你笑得甜美
   幸福溢漾在每個足跡
  
   今夜的月亮還是那么安靜
   正如相聚時我望著你
   按下波光粼粼咽下千言萬語
   為我歌舞的樣子依然
   只有那個匆忙的擁抱泛起酸澀
   不為相隔千萬里
   也不為再回不到過去
   那一切都刻進記憶
   常在不經意間展開又疊起
  
  
  
   2.
  
   今天是我的生日
   陽光明媚
   盡管
   沒有你期盼的雪飄
   也沒有你和你的祝福
   幸福之花照樣盛開在心里
   因為
   看到你閃亮登場的影子
   接過獎金將證書舉起
   這不會與我無關
   那光芒已躍進我心里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故意揭開記憶
   盡管
   這行程還沒有什么壯舉
   也沒踩出足夠深的足跡
   有人欣賞足矣
   因為
   你肯彎下枝繁葉茂的軀體
   贈我揚帆起航的勇氣
   這不只是與文字有關
   那份友愛是前進的動力
  
   親
   我已打包所有掌聲
   你的喝彩就在第一
   我可以展開這記憶
   也可以折疊收起
   不但想釀成美酒自斟自飲自陶醉
   還想捧于掌心與友共享那份甜若蜜
  
  
   3.
  
   以前
   我以為
   于你
   只隔一條路
   便是晴空草原
   當我
   坦手世界
   才發現
   與你
   不只隔一座山
   一片海
   一道墻
   一截眼神
   由細瓷與粗瓷碗之間
   我
   越走越近
   你
   越走越遠
  
   4.
  
  
   迎春的風好溫柔
   風里的詩人
   及其詩
   扯著雪
   僅一個雪字
   或許它是扎住記憶口袋的絲帶
   不經意的扯到
   便張開口飄飄而來
   時而輕柔
   時而莊重
   俱是幸福的容顏
   我再也無心在意路人的猜測
   陽光的人才會看到剔透素潔
   此刻
   我只在意恐龍公園載歌載舞的身影
   還有為他寫的詩歌
   比起愛吃醋的人們
   我還是愛喝酒的
   把同一首歌按進酒壇
   閑來慢慢品味
   尤其是這無月的夜幕下
   香醇蔓延
   一杯
   足可以澆熄寂寥
   綻放漫天煙花
  
   5.
  
   我想說
   杏
   是你給了我第一封情書
   盡管
   散發著醋味
   卻塞給我滿懷幸福
  
   我想
   應該是醋味觸動了你的靈感
   井噴
   按不住
   你只知道她的愛削尖了山
   卻不知我的愛填滿著海
   鋪一路平坦
   期待不留憾的相聚
   手手相牽
   款款而行
   最好
   有雪花飛舞
  
   你懂得
   雪是不熄的火種
   已經煮酒幾個春秋
   我只想灌醉你詩里的玫瑰
   不想把紅豆摘取
  

共 81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為自己親愛的朋友寫詩,告訴她你心中最美好的牽掛和惦念,這本身就是一種美好的回味悠長,能夠領悟到你內心澎湃的感恩之心,能夠感受到你綿柔悠長的思緒,相信有些美好經過時間的發酵,會變成一杯韻味香濃的酒,存之愈久,味之愈甘,讓我們都彎下彼此枝繁葉茂的身體,做短暫的停留,給彼此一個蔥蘢的擁抱,讓綠色和花香充盈心間,不離不棄!問好!很多精彩的句子,令人動容!【編輯:胥婉城】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胥婉城        2019-07-02 09:14:32
  謝謝老同學,情真意切,細思量,悲歡夢里,自難忘!
婉若傾城。
回復1 樓        文友:老同學        2019-07-02 22:31:04
  謝謝社長!辛苦了!喜歡您的編按,句子精彩詩意慢慢
共 1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